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主题 : 铁木盏(华丽丽的挖坑,不代表能填完)
cherry 离线
级别: 论坛元老
显示用户信息 
10楼  发表于: 2009-02-14   
文的咋整,武的又啥样?
岁月如流水,在消逝中永恒
御春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显示用户信息 
11楼  发表于: 2009-02-14   
二、唐家有女初长成

自幼就打着乖宝宝牌商标的唐笑蕾,终于在八岁那年首次露出了她离经叛道的一面。不过,事后用唐笑蕾的话说,这可不能怪我,谁让我家那哥哥是个书呆子,自己又见不到老父为了唐家费尽心思呢。再者说了,既然自己要在这个时代呆上些个年头,总不能就碌碌无为一辈子吧。况且,怎么说,穿越前自己也是个正宗的名牌大学毕业,留过洋的海归,一些先进的理念还是知道的。最为重要的是,我这个举动,足以让唐家打破历来的规矩——所谓的唐门武功,传子不传女。瞧瞧,看我多聪明,这番动作,既足以表现我的孝心,又可以学到唐门武功,万一哪天我要去找我的王爷,也有了保身的能力,这又何乐而不为呢?

没错,这就是唐笑蕾的目的,也正由于这个目的,她在八岁那年,开始帮着她爹管理唐家。须知,唐家也是临安旺族,女孩子嘛,学学针线即可,读书识字倒是次要,管理唐家、能够学唐门武功的,自然是男孩才行。可惜的是,唐家虽是旺族,但到了唐老爷奇山这一辈,倒是人丁不旺。至于到了唐笑蕾,虽然也有个哥哥,却平时只知道读书,一心只想着考个举当个官来报效朝庭,对家门武功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只弄个唐奇山老爷子整天唉声叹气。幸有个女儿笑蕾,见不得老爷子闷闷不乐的,也就穿了个男装扮成个小子来逗老爷子开心。老爷子看着儿子对武功不感兴趣,对管理唐家也没那心思,只好把一门心思放到女儿头上来。一看唐笑蕾扮成个小子倒也利索,就干脆替她另取了个名字,叫云素衣,只说是一个远房来的侄子,倒也不说是自家女儿,开始教她学武,并帮着管理唐家。

一转眼,五年过去了,唐笑蕾已经到了十三岁。
经过五年的磨练,十三岁的唐笑蕾对管理唐家已经做的非常顺手。同时,唐家武功,她虽说没有学到十成十,但若哪天行走个江湖,自保的能力倒是足够。对此,唐笑蕾常说,嗯,我学个武嘛,本来就不是为了当个什么侠客去劫富济贫,我就是为了自保啊,要不,哪天我若去找我家王爷,遇上个强盗土匪的,还不是麻烦。现在嘛,哼哼,看谁敢来动我。
是啊,看谁敢动她。
唐笑蕾,哦,不不不,应该说是云素衣,顶着唐家的名声,加上唐家的武功,江湖中谁不给上几分面子,谁会没事跑来跟唐家作对?
而,唐笑蕾,十三岁的唐笑蕾,面目清秀,虽不是个绝代佳人,却正好扮成个清秀男儿,一扫那脂粉气。
春,巧笑嫣然是可人。瑶池客,何故谪红尘。
御春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显示用户信息 
12楼  发表于: 2009-02-15   
三、铁木盏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只把杭州作汴州。”云素衣行走在临安城内,不期而然,想起这首诗来。不由她暗暗摇头。这年头,这些个帝王,有几人是真正想到抵抗外族侵略的?不错,虽然在几百年后,这天下也将一统,五十六个民族将聚集在一起,但是,在几百年前的今天,到底还是有着侵略与被侵略关系的。可惜,为什么那些当政者就是看不清楚这一点?
思及此,云素衣不由一声叹息。对此,她又能如何?自己毕竟只是因为一句戏言而穿越过来的普通人而矣,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位王爷而穿越到这个时空,她又能做些什么?改变历史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历史真的改变了,那几百年后的自己又该何去何从?还会存在于这样的人世吗?
不,还是不多想了。
一甩头,云素衣抛开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开始在街上闲逛。

“这不是云少爷嘛,云少爷,早啊。”一边路人相见,纷纷跟她招呼。
云素衣也含笑一一点头。在这临安城生活这些年,与这周围的人也早相识。一边点头招呼,一边顺路拐进一个店里。
这个店,类似于现在的古玩店,也是云素衣平日比较喜欢来的地方。店里的掌柜见到她来,也笑着招呼:“云小哥,你来啦。”
“嗯,刘掌柜好,今天没事,来看看。”一边说着,一边在店里随便看看。
“咦,这是什么。”不多时,云素衣的目光被一只小盏所吸引。
“哦,这个啊,这个是用上等南海铁木车成的小盏。”刘掌柜顺着她的目光,解释着。
听了刘掌柜这句话,云素衣心中大怔。取出那只小盏,就见那用上等南海铁木车成的小盏,非金非石,轻扣却隐隐可闻铿锵之声,纹如槟榔,味如檀麝,碗底落着几瓣小小的菊花。碗沿用金线错着几行字---"不涅不滓,以贞尔心;如金如石,以砺尔志。”
就是这个,就是这个。
铁木盏,紫貂裘结束后的主题,自己正是因为这个主题而被一句戏言穿越到了这个时空。见到这铁木盏,又不由想起在锦衣山庄的一切。这么多年了,山庄的一切还好吗?一切都还如旧吗?兄弟姐妹们是否还会记得衣家的小妹,那个叫素竹疏影衣的人?一瞬间,往事历历涌上心头。
正思绪翩跹,一只手将铁木盏从她手中取走,收回思绪,却见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手中正捧着那只铁木盏。
“你,你干什么?”
“不好意思,这位公子,这只铁木盏,我买了。”
“你买了?”云素衣转眼看着刘掌柜:“刘掌柜,这。。。。。。”
“是啊,云小哥,我看你拿着半天也不说话,正好这位公子想要,就卖给他了。”刘掌柜点头说道。
云素衣听得这话,忙转身向那位少年:“在下云素衣,敢问公子大名?”
那少年回了一礼,道:“不敢,在下颜烈。”
“敢问颜公子,这小盏可否割爱?”
“哦,云公子何出此言?”颜烈眉头一挑,道。
“这铁木盏对我有特殊的意义,刚才想着一些事情入了神,还请公子谅解。”
颜烈笑了:“云公子此言差矣。这样吧,如果你能给我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我就将这铁木盏送给你。”
春,巧笑嫣然是可人。瑶池客,何故谪红尘。
cherry 离线
级别: 论坛元老
显示用户信息 
13楼  发表于: 2009-02-15   
发现兔子姐姐还是很勤快的……颜烈……兔子姐姐,你不是想告诉我,我家殿下打小就喜欢到处乱跑吧……
岁月如流水,在消逝中永恒
御春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显示用户信息 
14楼  发表于: 2009-02-15   
哇哈哈,果然聪明啊,这么快就知道了。
咋滴,偶可素很早就让你跟你家王爷相遇滴哦
春,巧笑嫣然是可人。瑶池客,何故谪红尘。
御春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显示用户信息 
15楼  发表于: 2009-02-17   
四、前尘如梦

云素衣听得颜烈这么说,张口欲言,却又无奈的摇头。是啊,给个能说服他的理由。颜烈的要求并不高,但是,云素衣却不知道,自己那个理由能说吗?且不说这个理由是多么的骇世惊俗。再者,估计就算是自己说了,也会被人当作是一场笑谈吧。谁会相信?几百年后的人会因为一句戏言而穿越到这个时空,还活上了十多年。
云素衣唯有摇头:“不,我无法给出什么理由。可是,我知道,这铁木盏对我真的很重要。颜公子,我可以付给你双倍的价钱,只请公子能够割让。”
颜烈微微一笑:“那么,云公子可否知道,这铁木盏对本人也很重要?你既然无法给出能让我信服的理由,现在这铁木盏是我花钱买下的,自然是我的所有物。抱歉了,云公子。”
听得这话,云素衣情知再怎么说,颜烈也不可能转让,只有长长的叹了口气,落寞的向店外走去。

铁木盏,铁木盏。云素衣不知道现在是该哭还是该笑。自己来到这个时空,正因铁木盏而起。可笑的是,就是这造成她来到这个时空的铁木盏,自己居然还是在今天第一次见到。更没想到的,就这样一只铁木盏,竟然会在自己已经握在手中的时候失之交臂。
该怨吗?怨谁?怨这老天的造化弄人?还是怨当初兔子姐姐的戏言?或者,是怨自己对赵王的一番痴迷?
是啊,如果,如果自己不是对赵王那样痴迷,兔子姐姐也就不会在山庄提议,让自己穿越到这个时空了吧。即便是来到了这样的时空,如果,就在刚才,自己不是沉醉于往事,是否铁木盏已经到了自己手中?
铁木盏啊铁木盏,莫非与我真的无缘?

沉思中,不觉已经回到唐家。
换回女装,云素衣回到了唐笑蕾的身份。
独坐窗前,她望着窗外浮云,想着适才发生的一切,不语。
那个颜烈,为何要先她一步,买下铁木盏?
哎呀,颜烈。唐笑蕾忽然想到,根据她前世的记忆,她的赵王不正是总喜欢化名为颜烈吗?再想着适才那人,年岁正是相仿。不由她心中一动,莫非,这个颜烈正是赵王完颜洪烈的化名?可是,会有这么巧的事吗?
不过,如果说,自己的穿越是因为兔子姐姐一句戏言,那么,为什么这位颜烈不可能是赵王化名呢?为什么自己与赵王的相识相遇,不可能由兔子姐姐的思想来左右呢?
难道,自己的穿越不是一种意外?而是一种人为的意识?可是,这可能吗?
唐笑蕾想了半天也不得其果,唯有摇头叹息。从自己在这个时空降生,如今已经十多年了,好象这十多年来的叹息声也抵不上今天吧。
春,巧笑嫣然是可人。瑶池客,何故谪红尘。
cherry 离线
级别: 论坛元老
显示用户信息 
16楼  发表于: 2009-02-17   
咣当之……忧伤呀忧伤……偶居然当面错过了某人……捶地打滚中……
岁月如流水,在消逝中永恒
御春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显示用户信息 
17楼  发表于: 2009-02-18   
五、卿本佳人

午后,唐笑蕾闲来又想起早晨之事,越发烦闷。换回云素衣的身份,找了个借口又出了门。
到哪里去?云素衣漫无目的。若大的临安城,早是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这临安城的一草一木,大概都已经认识他了。可他在这时,却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信步而行,竟不觉来到西子湖边。随便进了个茶楼,找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下。对着波光滟滪的湖面,沉默不言。隔水传来丝竹之声,想是那些安于享乐的达官贵人们在继续着他们荒唐的生活。也难怪宋王朝最终会落入蒙古人之手。不过,就目前形势而言,在宋人们的心中,最大的敌者还是大金国吧。
想到大金,也不可避免又想到赵王,想到自己来到这个时空的原因。更不由想起早晨之事。颜烈,颜烈,他到底是不是赵王完颜洪烈?铁木盏,他要这铁木盏又有何用?
正想着,就听楼梯口一阵脚步声传来,跟着就听见小二的招呼声:“客官楼上请。”
转头望去,楼梯口上来一人,却正是自己适才所想到的颜烈。
颜烈似乎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这个有着一面之缘的人,轻轻点了点头,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云素衣收回视线,心中思绪翩跹。颜烈到底是不是赵王?如果他真是赵王,那他为何会来到临安?难道他不知道宋金两国敌对的情势?要知道,凭他这敏感的身份,只身来到大宋,若落在有心人眼中,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不过,这些也只不过是自己的想法,毕竟,他到底是不是赵王还未肯定。再者说了,自己也不过是因为知道赵王比较喜欢用这样一个化名罢了。
想到这,也不觉有些好笑,自己是否,有点太多虑了?
也罢,也罢,今儿个的一切,就权当作是场梦吧。
想罢,站起身,结了账,走出了茶楼。

顺着西湖而行,未多久,却见颜烈也走出了茶楼。云素衣看着他身影渐渐远去,忽然心中一动,一个念头浮出脑海。
悄悄跟随在颜烈身后,就见他从茶楼出来后,在街上闲逛了一会,最后走入悦来客栈。听见他要了间上房住下,云素衣点了点头,返回了身。

夜,悄悄降临。
三更过后,云素衣没有惊动任何人,悄悄离开了家,径往悦来客栈而去。
几个起落,到了悦来客栈。天字一号房,住的就是颜烈了。轻轻走到窗前,倾耳听去,隐约传来熟睡声。云素衣微微一笑,悄悄在门上一推,门稍稍动了一下,居然没有关严。天助我也,云素衣暗自点头。从身上取出一把匕首,缓缓拨开了门,闪身而入。
今夜月光不错。这是云素衣的第一想法,到了房内,就见颜烈正躺在床上,处于熟睡之中。铁木盏,铁木盏在何处?云素衣借着月光向房内四周看去,却没有任何踪迹。会在哪里?自己辛苦来了一回,总不至于空手而归吧?
云素衣气恼的将目光转向颜烈,该死的,他到底将铁木盏放到哪里去了?
想着,目光去被颜烈枕边一物事所吸引,看那模样,似乎正是铁木盏。
云素衣蹑手蹑脚走向床边,避开颜烈,将那物事拿到手中,借着月光仔细看了看,果然正是找了半天的铁木盏。轻轻一笑,他转过身准备离开。

“拿了我的东西,这就要走?”
春,巧笑嫣然是可人。瑶池客,何故谪红尘。
cherry 离线
级别: 论坛元老
显示用户信息 
18楼  发表于: 2009-02-19   
我晕……兔子姐姐……偶跑某人屋里做贼么?还要当场抓住,太惨了吧……继续捶地打滚……
岁月如流水,在消逝中永恒
cherry 离线
级别: 论坛元老
显示用户信息 
19楼  发表于: 2009-02-19   
顺便忧伤的说一句,偶都敢入室行窃了,难道不记得弄地闷香之类的东东,让某人睡沉点?
岁月如流水,在消逝中永恒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