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主题 : 诗词版小说接龙
疯人甲 离线
级别: 中级会员
显示用户信息 
楼主  发表于: 2009-06-30   

诗词版小说接龙

红尘无驿站:




二十年前,有一位叫萧亿的年轻剑客,于一天夜里擅闯紫竹林。岂料竹林内迷雾重重,正自茫然间,忽听一阵琴声不知从何处传来,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萧亿一路遁着琴声而去,在一间竹屋前停了脚步。竹屋沐浴在烟雾之中,似天宫仙阁,妙不胜收。
“公子,可是寻宝而来。”
屋内女子那清澈如水的声音似从天际飘来,直听得萧亿胸前一荡,呆呆的回了声:“是”。
“噗嗤”一声,那女子笑了,银铃般的笑声自竹屋内荡开,“好个痴人!”
自此后,萧亿便消失在了世人面前。
疯人甲 离线
级别: 中级会员
显示用户信息 
沙发  发表于: 2009-06-30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到了二00九年夏天。
这天,小小杜晚饭后闲极无聊,忽然想起几日前与疯人甲的棋约,便匆匆往大明寺赶去。
这小小杜是谁?这疯人甲又是谁?各位看官听俺细细道来。
说的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邗江边上一户教书人家得了一子,名唤寒江。这孩子生的蹊跷,据说是口衔诗书出的娘胎,可把接生的医生护士吓了个半死,纷纷夺门而去。这下可苦了寒江的母亲,没办法,只好自已一口咬断脐带,胡乱找了些纱布裹将起来。这小家伙还真懂事,看着母亲疲惫的身体和忧伤的面孔,竟笑着安慰了几句。这一来也让母亲吃惊不小,寻思道:“这劣种不知是什么何方鬼怪投胎,一出生便惹出如此麻烦,如若留着,日后还不知生出何等事端。不如……”
想到这,母亲悄悄地挨下地,把随身的物品打了个包袄斜挎在肩上,俯下身子在儿子的小脸上亲了一口,强忍着眼角的泪水,转身离去。
刚走到医院大门口,忽地被人拦住:“这位施主,你丢东西拉。”
抬眼看去,是一个身着白大袿手拿笤帚清洁工人模样的人手里拎着个包袱正朝她笑着。只见这人身高七尺,方面大耳,留个光头,八个戒疤分明地立在脑门,一脸的和气。
母亲刚想开口,清洁工说了话:“这小子的事俺听说了,不用担心,好好抚养,日后能成大器。”
母亲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她号啕大哭起来,接过儿子,立地叩了个响头:“无戒师傅,孽子如若日后有成,您便是俺寒家的大恩人,俺让他给师傅修座道场,日日饲候师傅。”
“那倒用不着。俺看这小子有灵气。这样吧,三岁启蒙你把他交给俺,再三年后俺还你一个小诗童。”
母亲喜不自禁,诺诺而去。
这清结工便是疯人甲,法名无戒。原是大明寺僧人,因不受约束,酒色琴棋诗书画印,被寺里众僧人排挤,加上文化革命破除四旧,单身一人没去处,组织上便把他安排到了扬州第一人民医院做清洁工人。这疯人甲倒不在乎,依旧酒色琴棋诗书画印自顾自玩的快活,偶然遇着个稍懂行的便引以为知已,便会大醉三日。开始医院领导还有些意见,也批斗过几回,日子长了,便也没了兴趣,何况他分管的卫生区还年年被评为第一呢?
话说回来。小小杜一路快走,很快到了山门。见门外围着一大群人,一小儿当中跪着。蓬首垢面,粗布麻衣,手里捧着一个二尺见方的像框,满含热泪向周围人乞求着什么。小小杜看像片上那人的模样,是一等一的美男子。再细看那小儿,蓬垢下分明也是一张俊俏的面容。
这模样儿好是熟悉,在哪见过呢?忽然想起疯人甲书房里的那张图画:“这人莫不是……”
正是:世事分明一局棋,得来容易去难期。等闲公子归来后,定有文章记绝奇。

[ 本帖最后由 疯人甲 于 2009-6-30 10:27 编辑 ]
御春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显示用户信息 
板凳  发表于: 2009-06-30   
先看先看,中午来续。
春,巧笑嫣然是可人。瑶池客,何故谪红尘。
z115316 离线
级别: 紫竹特约写手
显示用户信息 
地板  发表于: 2009-06-30   
此开卷第二回也。却说小小杜正欲奔大明寺寻疯人甲,应那邀棋之约。一路上竟是踌躇满志。想自己学棋数十年,却总被疯人甲技压一筹,虽是相交甚笃,仍难免有君子之争。前些日子因缘得一上古棋谱,相传为仙人所用,小小杜终日琢磨,用心费神,有所收获,自谓此次棋斗定能胜过疯人甲。
此时小小杜面对眼前这衣衫褴褛,面灰耳垢的孩子时竟不由得一阵惊异,是何原因也。若追根溯源则非一两句言辞可以说清,况且其中所关人士皆非一般民氓,难以明说。然可见此子来历之大之奇。若非小小杜与疯人甲相熟,偶然听得疯人甲谈及曾经所历,见过其亲自笔画之丹青,亦难相信面前之人竟是那人之后。心窃思之:看来那人已经。。。唉,此事关系重大,不可马虎。不知疯人甲兄是否已得到消息。想来真世道大衰,日后苍生之福祸难料矣。当此之世,只有疯人甲兄及拿几位神仙般人物躬亲此事,或有转机。神转数息,小小杜不敢耽搁,挤入人群,到那孩子面前,问道:你可识得大明寺疯人甲?那孩子听闻此言,身形一抖,虽是轻微,仍为小小杜所察:我乃扬州小小杜,想必你也从乃父那里有所听闻!那子闻言,立刻躬身一拜,正欲开口,只听小小杜说:此乃是非之地,非可言谈之所,你且随我共赴大明寺,想必你疯人甲叔叔当有所计较!
先不管小小杜与那子,且说大明寺疯人甲此时正在闲咏一古籍上的诗词,甚是陶醉。这古籍相传是上古道号魔鬼之人所做,其中犹以《花柳词》一诗得神,可谓巧夺天工。疯人甲正神游天外,体会那无上神妙境界,忽然心神巨动,愀然变色。于是乃掐指一算,顿时大惊。想这疯人甲不仅精通琴棋书画,更于《易经》吉凶数术之理达于登峰造极之地。他沉思片刻,立刻拨通电话联系好友御春,告知因果,又说:御春,世道已危,大变将生。你亦是菩萨心肠之人,当尽快联系昔日旧友,共商大计。此事事关重大,我等须仔细理会,否则当愧对苍生。
放下电话,正静思对策之时,一手捧诗书,面若着玉,仪容非常之小童近来到:师傅,小小杜师伯携一小友前来拜访您。疯人甲眼中神光一闪,道:快随我一同迎接,此后那小友就是你师弟了,你需好生对待!小童到:是。便随疯人甲同去了。
诗曰:大道将变谁为雄,善恶相争古今同。

青山萧寺闲云客,却是人间伏魔龙。
欲之后事如何,请看来人分解。


[ 本帖最后由 z115316 于 2009-6-30 12:21 编辑 ]
z115316 离线
级别: 紫竹特约写手
显示用户信息 
4楼  发表于: 2009-06-30   
我汗啊。。。大家别接我的了。。。
御春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显示用户信息 
5楼  发表于: 2009-06-30   
“谁遣愁思漫入阶,听风听雨倍成哀。题花未具江郎笔,沉醉难怜咏絮才。”接到疯人甲电话的时候,御春正坐在听雨崖上,独对满院落花,本打算吟的一首七律也才勉强得了四句。
“世态危矣,世态危矣。”放下电话,御春喃喃而语。禁不住长长叹了口气。自当年那场变故,费去了多少人的性命才得以挽救这个尘世。却不料这世事难料,如今尚不过千年,却又开始不得安生。异象即生,大劫将至,只是不知道这应劫之人尚在何处。想到这,御春忙回到书房,摆开卦象,细细算来。
须知御春卦术乃当年应劫分身之时所赋与的神通,自与一般尘世卦术不同,从她应劫分身之后,这世间竟再无不可算之事。谁知此番算计,竟卦象朦胧,呈不可算之状。心中自是暗惊,这其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当下不再犹豫,径直出了百花林向大明寺而去。

大明寺。
疯人甲与小小杜见了,望着那小童,眉目间依稀那人身影。难道会是?疯人甲心中一阵思量。对小童道:“你叫什么名字?”
却见那小童摇了摇头,道:“我从来就没有名字。”
听得这话,疯人甲与小小杜不由互相看了一眼,小小杜指着那镜框道:“难道你父竟从未给你取过名?”
就听那小童道:“回二位伯父,我并不知道他是不是我父亲。我自记事起就与他一起生活,可是他从未对我提起过他是我何人,也从未叫过我名字。”
“哦,那你又如何得知我们二人姓名?”
“是他临去的时候告诉我的。并让我来此,请二位伯父为我取名。”
“我想,应是他算出了什么,才会有此举动。”说话的正是匆匆赶来的御春。
春,巧笑嫣然是可人。瑶池客,何故谪红尘。
z115316 离线
级别: 紫竹特约写手
显示用户信息 
6楼  发表于: 2009-06-30   
成了选幻小说了!哈哈
级别: 论坛元老
显示用户信息 
7楼  发表于: 2009-06-30   
搞的我手痒了。。。。。。上班时间 满脑子报表 产品简介 3点回家了 再玩
缺氧的鱼:我想过我要fly.没有翅膀ゼヅ开始抑郁地呓语
寻找昔日的挚友:娃娃的QQ138193507
z115316 离线
级别: 紫竹特约写手
显示用户信息 
8楼  发表于: 2009-06-30   
大家说说那两个小宝宝叫什么名字好啊?
z115316 离线
级别: 紫竹特约写手
显示用户信息 
9楼  发表于: 2009-06-30   
哦。。。看差了,寒江。。哈哈!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