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 2897阅读
  • 2回复

[原创]大煞风景之焚琴煮鹤篇

级别: 论坛元老
       记得《醒世恒言》卷三言曰:“焚琴煮鹤从来有,惜玉怜香几个知!”。对于这话一直不解:人家焚人家得琴来煮食鹤来享用,好象不关别人的什么事啊!

       最后,找到了答案。原来,这个焚本是烧的意思,然而,琴是四雅之首,却被用来当作破烂的劈柴。鹤具天下禽类之灵秀,本是天下灵秀之长。既然这么美好了,却被一些成了破柴的无用之琴用来烧煮,来喂饱那些饕餮之口。啧啧,可想而知,可想而知!

       可是,焚就焚了,煮就煮了,怎么还能煞风景呢,还是大煞风景!终于,又找到了答案。据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二二引《西清诗话》:“义山《杂纂》,品目数十,盖以文滑稽者。其一曰杀风景,谓清泉涤足,花上晒裈,背山起楼,烧琴煮鹤,对花啜茶,松下喝道。”

       明白了,原来,这个“焚琴煮鹤”是比喻专门糟蹋美好事物的!

       既然明白了,拍了拍脑后,恍然大悟起来---哦,原来啊,这个“焚琴煮鹤”真的是大煞风景呢!唉,何苦来载!苦笑不已,突然,又想起若干“焚琴煮鹤”之罪:植物园中,花木茵茵,鸟儿百鸣,伴随如织的游人,那阵阵花香,声声鸟鸣何等的惬意!但是,“焚琴煮鹤”的典故突然出现了!大事不好了!原来啊,一双罪恶的魔爪伸向了那些娇艳的花蕊,它要折花!于是,花儿折颈叶儿散乱,但是,那罪恶之手竟然是那么的恬不知耻,将被自己摧残的绿荫仍旧践踏在魔蹄之下,然后,那双罪恶的魔爪抓着被自己蹂躏的花蕊,将那花蕊至于自己肮脏的鼻息下---此情此景,促人喉梗!

       但是,那魔爪并不理会脚下绿荫痛苦的呻吟,将爪中的花蕊轻轻扔在一旁,又惦记起树上鸣唱的欢快的鸟儿。没有本事,不会学那鸟儿鸣唱,更无鸟儿展翅的本领,于是,站在树下,捡一粒小石子,作那投掷之举狠命的抛向鸟儿---不理会身边游人鄙夷的目光,全不顾自身的形象,仍旧作那大煞风景之举!

       于是,脑海中突然想起两顾来---顾影自怜、顾影弄姿。

       无甚本事,对这两顾无法做深刻的解释,于是,浅薄的将自己的感悟这样展现出来:顾影自怜---看着自己的身影,怜惜自己。这本是形容孤独失意的情状的,似乎跟“焚琴煮鹤”不大相称,“焚琴煮鹤”一般都是高人的,怎么可以失意呢?嗯,那就再来浅析这个顾影弄姿吧。

       顾影弄姿---这个顾,就是回头看的意思了。那么这个顾影弄姿是不是就可以这么理解呢:回头看自己的身影,装出各种姿态,做出恶心的嘴脸来。嗯,似乎接近了,可是,还是不能如意。

       可是,不能如意又怎样?“焚琴煮鹤”之人大多都有通天彻底之能的。这么大的能耐,蹂躏一朵小花算得什么呢?摧残一只小鸟又碍得谁事?对啊,不算什么,也不碍谁事,人家有本事嘛,有本事的人,作些不起眼的小事,真的不算什么的,也不碍谁事的,因为,人家还是有本事的嘛。

       回过头来,先看看那朵被蹂躏的小花吧!这朵小花的花蕊不见了,折颈的花杆上,流下了绿色的液体,那是小花的血!小花不被人注意的在流血!小花身边很多别的小花,也似乎打蔫了,似乎要枯萎了,她们战战兢兢啊,她们惊悚战栗啊。来年的春天,她们还敢开花吗?

       树上,本来鸣叫正欢的小鸟,也没有了,恋恋不舍的被那小石粒驱赶走了。它仍旧在眷恋这里,她不舍得离开这里,因为,在这里它曾经找到了鸣唱的感觉,在这里,它曾经留下了深情的歌。可是,“焚琴煮鹤”这大煞风景的举动,已经把鸟儿在这里鸣唱的激情给折磨的不能再继续了。

       这“焚琴煮鹤”之人,最为显著还不是摧花驱鸟,这抉瑕掩玉乃是此等大煞风景之人的看家本领。说到这里,老毛病又出现了,要对这个抉瑕掩玉进行小分析了。

       抉瑕掩瑜---瑕,玉上的斑点。瑜,玉上的光彩。这个抉瑕掩瑜啊,其实就是说这些个“焚琴煮鹤”们挑剔玉上小毛病,掩盖美玉的光彩。那么,可不可以这么理解呢:比喻那些议论苛刻,抹煞别人优点。可是,这么一来,显得跑题了,一跑题就得冒汗。不过,冒汗归冒汗,还是硬着头皮往下接着说。

       这抉瑕掩瑜的举动,看起来没有什么,因为。玉本来就有瑕疵。有了瑕疵不能不让人说,那就说呗,可是,这类“焚琴煮鹤”们不说玉如何,他们不着边际,胡言乱语。最后,似乎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因为他们本身不懂玉啊,他们本来是卖大米的啊。所以,转变话题,继而说起那些欲雕琢此有瑕疵之玉的人,说话方式很象哲人:不能这样吧,玉,要用在正地方上,不能把这瑕疵之玉进行雕琢,本身这玉有毛病,你雕琢了,人家会说你弄坏了的,干脆,让这玉经过别的巧匠们进行雕琢好了。教训完,这些“焚琴煮鹤”们白这些匠人们一眼。很哲人的微微一笑,嗤之以鼻的喷一下鼻息。继而抬高下颌雄纠纠从这些匠人及那玉身畔带风走过。全不理会身后的惊诧。

       这下好了,本来这玉能雕琢成形的,结果,被这些“焚琴煮鹤”们电眼一扫,炯炯一目一射,瑕疵成了斑点。很哲人的一点,得,玉又成了转头瓦块了。连那些匠人也被唬了,不敢雕琢了,为什么呀?匠人们知道,谁雕琢了这个,就是没眼光、没素质、没品味了。所以啊,什么也不能说,也不敢说。你说,你说了给你铸个比头大得铁帽子戴。

       说什么呢,什么也不说,还是说说自己吧。此时此刻,还是先端正自己的心态吧,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人家没有招惹你,你在这里穷吆喝歌什么呢,你得吧得,得吧得,你也不嫌烦!

       还真得说对了,不嫌烦,怎么能嫌烦呢。为了花儿能再次开放,为了鸟儿能再次鸣唱,为了“焚琴煮鹤”这样大煞风景之举不再留存,为了“焚琴煮鹤”之人不再沐猴而冠,换眼前一个明净的视听,不嫌烦!

级别: 新手上路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07-05-13
哈哈,老狼这个~~~
级别: 论坛元老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07-05-14
以下是引用淡淡心绪在2007-5-13 12:30:00的发言:
哈哈,老狼这个~~~

欢迎淡淡来本书斋做客哦~ 清茶一杯

咱这人,没个长处,就喜欢怀旧,这篇拿不出手的旧文也只能在这里滥竽充数,算作敝帚自珍了吧:)

描述
快速回复

您目前还是游客,请 登录注册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