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主题 :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槟郎 离线
级别: 高级会员
显示用户信息 
楼主  发表于: 2015-04-10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11化学 余大才

  时光匆匆,一转眼我已经度过了六年的大学时光,包括其中两年军队生涯,现在才安静地坐下来捋一捋岁月的发髻,这要感谢槟郎!偶然的机会我选修了 “诗歌赏析”,并认真的拜读了李槟老师的诗歌作品,让我感触颇多。
  槟郎在南京的高校教书,他热爱着自己的故乡安徽巢湖。我首先关注的是槟郎的思乡诗,有太多的回忆值得他思念和抒情,特别是可爱的邻家小妹。《打秧草的小姑娘》,便是少年的他和小女孩在打秧草中的趣事。小女孩贪玩,索要邻家小哥的秧草,结果从队长那里得到的工分更多,但她也以亲嘴回报了,并有个长大嫁给他的梦想。诗歌的情感从儿童心灵深处抒发出来,逼真地传达出孩子们那种美好的感情、善良的愿望、有趣的情致。槟郎这首诗除了词语的锤炼准确恰当外,诗的声音节奏更应具有音乐性,形成全诗回环整齐美感。在绿色的田野上静态美中,通过通过“姑娘的东张西望”和“把歌唱”以及“蝈蝈叫”和“青蛙跳”等动态加入,在精巧的构思中,创造出优美意境,既有童话般的境界,又有盎然的童趣。槟郎写的就是自己的童年,充满童趣,有着对纯真无瑕的儿女友情的珍惜和怀念。
  写关于邻家小妹的诗很多,可以构成一个专题了,再欣赏一首《梅花树下的小姑娘》吧。槟郎用最朴实的文字记录了他与小姑娘踏雪寻梅的往事。“肥大破棉衣里的你,哆嗦着说不冷,坚定地做我的跟屁虫。离开家屋和火坛,大胶靴踩响在山林,茫茫的飞雪罩遍全身。”这是一次诗情画意的旅程,我们紧随着槟郎的笔触,回到了那次踏雪,体会了槟郎对梅花和小姑娘的爱惜之情。最后一节回到诗人的当下:“巢湖的浪仍在拍岸,故乡的花,祖国的花,乡村后山梅树还在绽放吗?我将她的两条长辫子缠系梅枝上的小姑娘呢,已像我一样变老了吧?”岁月沧桑,常有遗憾,让人咀嚼不尽。
  槟郎也思念着故乡的大力寺水库,感慨它的变化。“山村最美的风景,在西山与试刀山的夹角,有一座大力寺水库,青山与绿水相映。儿时在此放牛和戏水,那般快乐又混沌的童真”。可是中年后的槟郎回乡探亲,发现“寺后的试刀山已被尼纶厂的采石料挖得千疮百孔”。我读出了一丝丝哀伤。《怀念大力寺水库》,不仅仅是怀念家乡的那一片景,而是对那一片故土以及对儿时的无尽思念与感伤。社会在快速发展,很多承载着我们儿时记忆的房子,天地都被高楼大厦取而代之,心里的感伤难免的!正如我,当兵两年回乡,发现温暖的平房没了,虽然住进了小区,但是悲哀还是大于喜悦!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思念着故乡巢湖,也热爱着他工作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南京,他关于南京的诗歌很多。《再游将军山》写他与女学生的交往,两次结伴郊游。诗中说:“那年春游的池林,碧绿的水杉如翡翠,倒影在清澈的明镜。栈道上的翠袖,被孤身重游的我怀念,从此如陌路无音讯”。这是他第二次游将军山时对初游的怀念。而槟郎又写到:“再游的佳人如良药,医治了过去的伤痛,稀释了记忆中的魅影”;“初次的春游岂能淡忘,去年的重游宛如昨。而今我再游旧地,池林栈道的水杉正红”。这是第三次游将军山,幸运地又有一个女学生伴随。这首诗通过三次游将军山,写出了师生纯洁的感情和槟郎对学生美好的怀念。
  在《让我们一起变老》中, 作者透露他的爱情婚姻的发生地。“十年前的秦淮河畔,河水映现相恋的身影。长发披肩娇柔美丽,散发着无瑕的甜美与纯真。跟着我走向秦淮人家,你接受了一个乡巴佬的憧憬。在位于安德门的简陋租屋,你给了我异乡的安乐窝。浮华的都市我有何求,只要你不嫌弃我的贫穷”。在文学创作中多情的槟郎,在生活中是一个如此痴情的男人,而诗里也分明透露了他们相识恋爱的地点是南京美丽的秦淮河边,结婚是在安德门简陋的出租屋里。
  作为南京人,几乎每天都要在大桥上匆匆而过,遥望大桥附近的壮观美景,可是都是匆匆而过,槟郎的《大桥公园纪实》带我细细游赏了一遍。作者用不足500字的诗为读者展现了南京大桥的壮美。全诗语言凝练,朴实贴切,读后更是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作者“走进一间大桥纪念馆,撞见白色的毛老人塑像”两句诗,带我进入大桥纪念馆。“先到公路层,大车道上忙碌,人行道与小车道交混”,写的是登上桥面的见闻。待登到上层观光平台,又见桥头堡顶“红旗招展”,远处的“苍茫的幕府山”和“狮子山阅江楼”,“西下的金川河”。登高览景,让人流连忘返。诗的最后两句:“我想,我也应该化为桥,让未来的游客登临,震撼:通过的滚滚红尘的人潮,与我的飞架历史长河的壮观”。一方面表达了作者对南京长江大桥壮丽景观的感慨,另一方面,也显示了作者为造福社会而奉献自己的决心。
  从巢湖走来的槟郎,写了不少关于历史名人的诗歌。我一直很喜欢鲁迅,他的思想是深沉的,文字是犀利的。他真正关心被压迫的大众。槟郎老师似乎也以鲁迅为偶像,为他写过不少诗文。《窗外有棵叫鲁迅的树》里,作者热爱鲁迅,书架上有许多鲁迅的书,墙上也有鲁迅的画像,还不知足,便把窗外的树起名叫“鲁迅”,可以开窗即对视。“鲁迅以树的形象出现,意味着渗入我骨髓的气息,是自然所孕育淘洗,意味着这是活的气息。窗内的鲁迅属于我,窗外的鲁迅属于自然。写作时我应开放着窗子,我的墨水应从地底流出”,这是槟郎对鲁迅的深层精神共鸣和交流。“此生的我老朽死去,请把它烧成一把灰,掺在鲁迅树下的泥土里,新的我便复活在树上,与装修房子的新主人对视,当他打开窗子时”,简直是死后也要与鲁迅融为一体了。
  槟郎诗歌里也特别关注时事,对社会发出独特而强烈的声音。曾当了两年的兵的我,又被他的爱国情怀打动。《声援果敢华人》里血泪控诉:“家园被肆意抢掠,文化被肆意践踏,生命被肆意虐杀……哀哉,我中华同胞!”“自治的家园被侵占,中华生灵遭涂炭,送土媚酋的中原朝廷,让全球华人空望肠断……致敬,你们决死的反抗!” 《哀悼大水桑村民》代冤死的中国边民立言:“我们化为冤鬼也不会放过这些人:缅甸法西斯军国主义者,血债要用血来还;勾结缅帝的秦桧们,你们将永远下跪在我们坟前”;“潘基文先生,怎么不管啊?联合国,请主持公道!”不理解他的人会觉得他的文字有些过于直白,缺乏诗歌的含蓄婉约之美,但他的这类诗歌的魅力在于他所抒发的情意,能直击人的灵魂。这两首诗就很直接有力地表达了他的爱华爱民情怀。
  槟郎的诗歌创作,是他情怀的抒发。质朴的情感在流淌,从爱国热情,到自然美景的怜爱,再至至生活中的快乐,无一不在诠释着“诗情”的可贵!这种对真善美的热爱和对假恶丑的憎恨,是一种个人情结,更是一种社会责任!如今中国文化事业本就不是什么黄金时代,诗人更是一个难以养活自己的职业。当今的社会是浮夸的,已经很少有人去读诗,品诗,写诗。我们需要像槟郎老师这样沉淀自己的生活,静下心来,感受文学创作带来的美好,感受着中华艺术瑰宝在心中盛开的力量。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槟郎老师,他选择写诗,本就是一条极为艰难的事情,主动与主流诗坛疏离,他把一切寄情于自由开放的网络。今天槟郎就多了一位知己,曾经的我,高中的年代也曾寄情于诗歌,拜读槟郎的诗歌,让我知道,诗歌可以很美好,很生动!
槟文书院 http://blog.stnn.cc/libins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