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 1736阅读
  • 45回复

情谊两心知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2017-11-13
四、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第一次见到泡泡的时候,海海十四岁,泡泡八岁。那天,海海跟往常一样,去后山的小树林练武,却在无意中发现昏倒在路边的泡泡,一时动了恻隐之心,将她救了回来。
小小的泡泡醒来后也不说话,只是哭着。海海就这么看着她,一直到她哭的没了力气,才问:“你到底怎么了?一个小姑娘,怎么会昏倒在路过?”
也许是因为哭够了,泡泡才终于想起来感谢面前的这个人:“谢谢你,救我。”
“你是哪里人?待会儿,我送你回去吧。”海海想着,一个小姑娘,能昏倒在这树林旁,估计也不会离的太远。待会就可以送回家去,也免得麻烦。谁知听得这话,泡泡好容易止住的泪水又流了出来:“我没有家啦。树林里,有狼群,人都没了。”
听得这话,海海拍拍小姑娘的头,沉默不语。狼群之害,他也深知。没有说出口的是,他的家人也是被这狼群所害,他拼命练武,就是为的有一天能除了这群狼为家人报仇。此刻,看着流着泪的小姑娘,海海更加下定了要除掉狼群的决定。当下低声道:“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泡泡语带哽咽地道:“我叫泡泡,八岁了。”
“泡泡是吧,以后,你就在我这里住下吧。我叫海海。那群狼,终有一天,我会除了它们。”
“谢谢你,海大哥。”听着海海的话,泡泡点头,一脸的感激。小姑娘啊,倒也懂得感恩。
此后,泡泡就在海海这里住了下来,好在,海海住的地方倒也偏僻,基本上没个外人来,对这里多了个小姑娘的事,也没人在意。这一晃,就是两年。
“泡泡,泡泡。”
听得海海的叫声,泡泡走出了门,就见海海从后山回来,肩上还扛着头狼。
“哎呀,海大哥,你怎么把这狼扛回来了?”
“泡泡,还记得那群狼吗?今儿我终于把它们都杀了,这是那狼王,带回来给你,出出气。”海海笑道。多年的心愿终于了结,海海感到一阵轻松。
“不要了,都已经死了,就不必再折腾了。”泡泡望着那狼王尸体,一脸的嫌弃。
“行,听你的。”见泡泡不要,海海也就把狼尸抛到一边,“泡泡,我们要离开这里了。”
听得这话,泡泡愣了愣,有点不解:“为什么啊,这里不是挺好的吗?”
“住在这里,是为了报仇。如今仇已经报了,我们也该出去啦,你看,这周围附近,也没个别的人家,我们总不能就一直与世隔绝吧。”
“嗯,好象也是哦。”泡泡一拍手,“我去收拾啦,一会儿我们就走。”
海海笑摇摇头,这丫头,倒是比他还积极。只是,海海忽然收住笑,他忽然想起来,泡泡已经十岁,这两年与他朝夕相伴,虽说他们之间是纯粹的兄妹之情,但外人,可不会这么看。所谓男女七岁不同席,亲兄妹还得避嫌,何况他与泡泡?在这里还好,一旦进入人多的地方,这流言蜚语,倒也可畏。他是男子倒也不怕,泡泡可是个小姑娘,这倒也不得不防。也许。。。想了半天,海海打定了主意。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2017-11-14
第二天,泡泡离开了住了两年的地方。随她一块儿离开的,是一名身材高挑的少女。望着这住了两年的地方,泡泡有点不舍。半晌,那少女道:“走吧,时间也不早了。”
“嗯,我知道了,海大哥。”
是的,海大哥,那跟着泡泡一块儿离开的少女,正是女装的海海。想到孤男寡女结伴同行,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海海换成了女装。他倒也想过要泡泡换作男装,可以一看泡泡那满脸的不乐意,他还是决定把自己换成了女装。
就这样,两人一路行来,不觉过了六年。两人从东海走到西海,再到瀛州,最后落脚在昆仑虚情谊门。如果说一开始海海换上女装是为了避嫌,免得被人议论,这几年来,海海也曾想过要换回男装,可每次见到泡泡依赖的目光,到底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也罢了。女装就女装吧,只要泡泡开心,就穿这一辈子的女装,又有何妨?
夜了。虽然已入夜,但由于已经入夏的缘故,空气中还带着一丝的暑气。泡泡独坐在荷塘边的凉亭中,沐浴着这缕缕荷香,一边又幽幽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唉,好烦呐。泡泡啊泡泡,你是不是太自私了点,如果不是你的拖累,海大哥就可以恢复男儿身啦,然后可以给我娶个嫂嫂回来。可是,可是,如果海大哥真的娶了嫂嫂回来,就没人再理泡泡了。真烦人呐,我到底该不该叫海大哥恢复男儿身呢。”
一番自语却落在刚走过来的海海耳中,海海也不由得一愣。他倒是没想到他的装扮给泡泡造成了这些困惑,也不由得有点感动,这个小丫头,倒也是个能知恩图报的人。忍不住笑摇摇头,轻声道:“泡泡,天太晚了,该回去休息啦。”
泡泡乍一听海海说话,忙转过头来:“海大哥,你来啦。”再一看海海含笑的面容,忽然想到方才的自语估计被他听了去,又忍不住脸一红,“海大哥,你来多久啦?”
“没多久,刚过来。”
“还好还好。”泡泡心中一定,看来方才的话倒也没有落到海海耳中,却又听海海道:“只是,刚才有番话,该听的不该听的,我都听到啦。”
“啊。”泡泡红了脸,又有点不安,喃喃地问:“海大哥,我是不是太自私了点?”
海海拍拍她头,笑道:“乱想什么呢,丫头。回去吧,早点休息,别想太多。”
“哦,好吧。”泡泡一溜烟地赶紧跑了。望着她远去,海海漫步荷塘边,想起这些年来的点滴,忽又苦笑摇摇头。
“你们准备耗到什么时候?”一边狂砍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知道海海真正性别的也就六七个人,而他正好是其中之一,现在他可是一直在好奇海海什么时候能恢复男装。
“这样也很不错,不是吗?”海海笑笑,道。
“难道你不知道,对于你什么时候能恢复男装,那几个已经设下赌局了吗?”
听得这话,海海脸色一僵,果然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一帮子人呐。当下冷哼一声,道:“这其中估计也少不了你的手脚。再说,我现在这样,总也比你强,不是吗?”
“喂喂,打人不打脸,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两人边说着,边渐渐溶于夜色中。。。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2017-11-15
也许是那天晚上的自言自语被海海听去了的原因,接连几天,泡泡都有点心神不宁。“唉,到底怎么办呢。”泡泡一边走着,一边暗自叹气。
“哎呀哎呀,泡泡,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幸亏我速度快,要不就要被你撞上啦。”一边叮当的声音在面前响了起来,才一下子让泡泡回过神。
“对不起哦,叮当。”泡泡连忙道歉。
“你怎么啦?这几天见你总有点心神不宁的样子,发生什么事情啦?”忽又想到什么似的,叮当眼珠一转,道:“泡泡,你不会是跟海海吵架了吧?”
“没有啊,叮当。”
“没有吗?”叮当背着双手,围着泡泡转了两圈,“可是为什么我看你脸上就差写着我跟海海吵架了这几个字?”
“真的没有。”泡泡无奈地道:“我只是,有点纠结而矣。”
“纠结什么?”叮当一脸的兴致。一边拉着泡泡,“来来来,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来再说。”
两人找了个地方随便坐下,泡泡道:“其实,叮当,你是知道海海其实不是女的,我只是有点纠结,到底要不要劝他换回男装啊。”
“你希望他换回男装吗?”
“我觉得,海大哥应该换回男装啊。”
“那你纠结什么?”叮当有点奇怪了。
泡泡低下头,低声道:“海大哥换回男装,就可以帮我找一个嫂嫂了。可是,有了海大嫂,海大哥就不会理我了。”
听得这话,叮当有点目瞪口呆的,泡泡这是什么逻辑啊,海海有了海大嫂就不会理她了?等等,这话的重点,泡泡的纠结在于,海海换回男装娶了妻,然后就不会理她?不会理她?叮当眼前一亮,“哎呀,泡泡,其实很简单啊,你不是说海海换回男装娶个海大嫂就不会理你了嘛,那干脆让他别娶不就行了?”
泡泡满脸的不相信:“叮当,海大哥如果不娶亲,那还要换回男装干什么?”
“那,要不,让他娶你呗。”
“这怎么行,海大哥是大哥啊。”
叮当拍拍她肩,道:“那我问你,泡泡,你跟海海有血缘关系吗?”
“没有。”泡泡摇头。
“你看,你跟海海也没有血缘关系,你纠结也不过是在纠结着海海换回男装就会娶妻然后不理你。你想啊,如果海海换回了男装,娶的也是你,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或者,难道,你真想海海娶妻了,然后他妻子看你们关系这么好一下子生气不许他再理你?”叮当一边说着,一边在心里嘀咕,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是在引诱人家小姑娘。
泡泡不语,半晌,道:“你让我再想想啊。”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2017-11-15
离开叮当,泡泡就在认真地思考着这个建议。嫁给海海,可以吗?会不会太奇怪了点?泡泡依然是很纠结,不过这次纠结的内容是从海海要不要换回男装改成了自己要不要嫁给海海。一路走着一路想着,不期而然撞入一个人怀中:“哎哟。”
泡泡抬起头,却是依然穿着女装的海海:“海大哥。”
海海扶着她:“撞疼了没有?你在想什么?怎么走路也不小心?”
泡泡红了脸:“没有没有,我没撞疼,也没想什么。”声音越说越小。
“走吧,先回去,正好有些话我要问你。”见她没事,海海放下心来,松开手道。
泡泡乖乖在跟在后面往回走。到了住处,两人在桌边坐下,海海给她倒了杯水,道:“这两天你是怎么了,整天都是这心神不定的样子?”
“我没有啊。”泡泡目光有点游离,一想到叮当的建议,就止不住脸红。
“还说没有?看看,这会儿又脸红什么?”
“啊,我脸红了吗?”泡泡连忙双手捂住脸。
“别给我东扯西扯啦,难道说。。。”海海望着她这模样,“难道说小丫头思春了?”说着,心中一暗,难道泡泡真的是看上谁了?海海在心里盘算着门里的人,不对啊,门里那熟悉的几个,都是有主儿的,只除了狂砍。或者,是外面的人?
泡泡低着头,红着脸,忽然抬头道:“海大哥,你要恢复男装吗?”
海海一愣,道:“怎么了?你希望我换回男装吗?”
“嗯。海大哥也应该换回男装。”泡泡郑重地点头。
“好啊,如果你希望我换回男装,那我就换回男装。”
“那,海大哥换回男装,会不会去找个海大嫂?”泡泡小心翼翼地问。
海海收住笑,道:“怎么了,泡泡,是不是有人在你面前说些什么了?”
“没有啊。”泡泡也是一愣,“我只是看着老大啊,悟道啊,不都是一对对的吗,所以我才会想着,海大哥换回男装,会不会也找个海大嫂。”
海海定定望着她,半晌,道:“泡泡,你希望我去找一个海大嫂吗?”
“不要。”泡泡一听他问,立刻接口道,随后又想到什么,低声道:“可是,海大哥恢复男装,也需要找一个海大嫂的。”
海海似乎有点明白了她这些天来一直心神不定的原因,笑道:“泡泡,我就算是恢复男装,也不会去随便找个所谓的海大嫂。海大哥,还是你一个人的海大哥。”
听得这话,泡泡抬起眼:“真的?”
“真的。我保证,只有你一个人,就行了。”海海说着,站起身来:“我这会还有点事,先离开一下啊,你好好想想我刚才的话。”一边说,一边走出了门,这个丫头啊,应该会听出他的意思吧。嗯,他得去找人商量一下该商量的事情了。
望着海海离开,泡泡想着他适才所说的话,好半天,终于明白过来,双手捧着脸,低低地笑,她是真的要嫁给海大哥了,不是吗?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34楼 发表于: 2017-11-15
这个故事结束。。。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35楼 发表于: 2017-11-16
四、太上忘情诀

舞衣坐在窗前,一针一线地绣着手中大红的嫁衣。一个月后,就是她跟狂砍成亲的日子。一想到要嫁给狂砍,舞衣脸上一红,手中的针也不由得刺入了指尖,一滴嫣红浮现在指尖上。放下针线,轻轻拭去那滴嫣红,舞衣眼光有点迷离。终于,要成亲了啊,只是不知道当狂砍发现他要娶的妻子竟然是他那淘气的师妹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半年前,一封书信把她叫了回来,却被父母告知给她订了门亲事,而订亲的对象则是自己的师兄狂砍。听到这消息,舞衣又羞又喜。在山上学艺时与狂砍相处多年,虽不是同一个师傅,却也彼此熟悉,想到将要嫁给这个一直很照顾自己的师兄,舞衣倒也满怀喜悦。如今,随着时间一天天地过去,距离她与狂砍成亲的日子也越来越近,舞衣再也定不下心去绣手中未完的嫁衣,遂站起身,独自来到花园中。
正值春天,花园内梨花开的正好,素色的梨花如那洁白的云朵热热闹闹地开着,海棠花也零星在枝头绽放着属于自己的娇颜。“海棠未雨,梨花先雪,说的就是这样的景物吗?”舞衣喃喃自语。转过一棵梨树,舞衣手捻花枝,望着这满树的花儿,默然不语。忽然,一边的谈话声传入耳中。
“你说的是真的?退亲?狂家少爷居然真这么说?”
“嗯,我刚从前厅那边过来,好象说什么亲事是狂家老爷订下的,不是他本人所愿,所以赶来退亲。”
谈话声越走越远,舞衣心中也越来越冷,退亲?狂砍居然来退亲了?这,不可能,越想越是心乱,不行,她必须得问清楚。想罢,她匆匆往前厅跑去。
未进厅门,就听厅内传来怒气冲冲的声音:“岂有此理,这狂家小子,把我风无痕看作是什么样人了,还真以为我要上赶着把舞衣嫁给他一样。不行,这口气我实在咽不下去。”
竟然是真的?舞衣听得这话,也知道适才所听狂砍退亲一事竟然是真的。机械地迈着脚步走进前厅:“爹爹,娘亲。”
风无痕看着女儿木然走进来:“你,唉。”
舞衣转过头望向母亲洛语,却见她脸上的怒气还未散去,见舞衣望来,也只轻轻点头。
“为什么,他说了吗?”
“父母之命,非本人所愿。”
“不行,我要去问他。”舞衣转身就要往外而去。
“站住。”风无痕喝住她,道:“不许去。我风无痕的女儿岂是嫁不去的庸姿俗粉,他要退亲自让他退去,总有让他后悔的时候。”
“爹。”舞衣站住身形,也罢了,父母之命,非本人所愿,原来一切都是自己在一厢情愿。一股莫名的悲凉伴随着一股恨意从心底升起,闭上眼,再睁开眼,眼中竟有一丝诡异的红光。忽又禁不住晃了晃,终于缓缓倒下。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36楼 发表于: 2017-11-17
离开风府,狂砍便往师门赶去。虽说他也知道这时候退亲是他的不对,但是,与其让他在心里已经有了别人的情况下娶了风舞衣,还不如让风舞衣去拥有她应该所得到的幸福。有时候,一时的伤心可以换来一世的幸福,他想,他也坚信,这个想法是对的,因此,当他看到庚贴上的名字,就下了退亲的决定。此时,他要赶回师门,请师傅出面帮他去提亲,他不想让自己的婚事再受父母之命的束缚,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他必须要主动出击才行。不多日,狂砍便赶回了师门。
南柯门。狂砍恭恭敬敬地站在玉无尘面前:“师傅。”
玉无尘见是狂砍,倒也非常惊讶,当下便问:“狂砍,这个时间,你不在家里准备婚事,怎么又回到师门来了?”
狂砍脸一红,道:“师傅,我,我去风府把亲事退了。”说着,头低了下来。
玉无尘吃了一惊:“你把亲事退了?你。。。”话音未落,一枚玉简飞了进来。玉无尘接过玉简,打开一看更是吃惊:“是你师母的消息,洛洛出事了。”说罢,便往外走去。
“什么,洛洛出事了?”狂砍猛然抬起头来,紧跟着玉无尘走了出来。
到了山门口,就见云无心正站在那里等着,见到狂砍也是一愣:“狂砍,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小子也刚回来,说是去风府把亲事给退了。”
云无心望着狂砍,惊道:“你把亲事给退了?”
“是,师傅,师娘。我到家才知道父母帮我订了亲事,也看到了庚贴,但是我知道,我一直喜欢洛洛,所以我把风府的亲事退了,这次回来,本想请师傅出面帮我向洛洛提亲,可是刚听师傅说师娘发来消息,洛洛出事了,洛洛,她怎么了?”
“糊涂。”云无心怒喝一声,道:“难怪,我说洛洛怎么出事了。你既然已经退了这亲事,又何必再要你师傅去提亲?”
“师娘,我,我退亲与提亲,怎么。。。”
“你与洛洛一起长大,难道不知道洛洛的本名叫什么?”
“洛洛的本名?刚见到她的时候,她就叫洛洛啊,难道。。。”狂砍心里涌上一丝不好的预感。
“洛洛只是她小名,庚贴上自然是用她的本名风舞衣。你退亲风舞衣,结果要去求亲洛洛,狂砍啊狂砍,你几时变的这么糊涂。”玉无尘恨恨地道。
云无心看看他,叹息道:“也罢了,也许洛洛命中有此一劫,走吧,但愿还有挽回的余地。”
三人一边赶路,玉无尘一边问云无心:“你刚才所说,洛洛命中有此一劫,到底是指什么?”
“洛洛此番回去,我算出她有情劫要渡,而且劫难非常,稍有不慎便会堕入魔道。所以临行前我将太上忘情诀给封印在她体内,但愿还是不用触动的好。”
“太上忘情诀?”玉无尘吃了一惊,又怜悯地看了狂砍一眼:“唯以太上之忘情,断红尘之牵绊,方成大道。但愿,我们去的还不算晚。”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37楼 发表于: 2017-11-17
再临风府,狂砍很是尴尬,这前几天刚大义凛然地来退了亲事,这会又跑上门来,实在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但是对洛洛的担心又只能让他硬着头皮跟随师傅师娘进了风府。果然,风无痕见到他,也不多说,只是随即便要叫人将他逐出府门。幸得玉无尘开口道:“好了,小师弟,退亲之事确实是狂砍做的不对,只怕你还不知道,这小子退亲后就赶回师门想让我来给洛洛提亲。亏得他跟洛洛相处那几年,居然都不知道洛洛的本名,也实在可笑。你就念在他一心记着洛洛的份上,给师兄一个面子,放过他吧。”
狂砍听到师傅叫风无痕小师弟,才明白过来,难怪洛洛在师门那么多年,师傅师娘都习惯叫她小名,原来还有这层关系在。
风无痕听得玉无尘的话,也缓了下来,对云无心道:“麻烦师姐了。”说着,带着三人往后院而去。
后院,一进房门,狂砍就见洛洛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身上还诡异地隐隐泛着层的红光。见到狂砍,洛语面色一变,正要发话,就听云无心道:“弟妹,洛洛这两天情况如何?”
洛语收回目光,对云无心道:“那天昏倒后,她身上就有这红光,这两天倒是淡了许多。无心师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洛洛这次回来的时候,我算出她有情劫要渡,而且稍有不慎便会堕入魔道,因为我将太上忘情诀封印在了她的体内。本来还希望太上忘情诀不要解封的好,但现在看来,还是已经解封了。唉,到底人算不如天算。也罢了,看这情况,再过两天,洛洛便会醒来,只是,太上忘情诀一旦运转,洛洛以后,只怕。。。。”话说到这里,云无心便不再言语。
“师娘,洛洛以后,只怕是什么?”狂砍忍不住接口问。
“太上忘情。”回答他的,却是玉无尘的这四个字。
“太上忘情。”狂砍低声重复着这四个字,再看着昏迷不醒的洛洛,心中一酸,转而对风无痕和洛语一拜,道:“之前退亲是狂砍莽撞,还请小师叔和师叔母能见谅。狂砍在此发誓,不管洛洛醒来后会是什么模样,她都会是我今生唯一的妻子。”
在听得太上忘情这四字的时候,风无痕已是心中一灰,再听狂砍这番话,摇了摇手,道:“罢了罢了,你们的事,你们自己解决吧,我也不再过问了。”说罢,风无痕转头走了出去。那三人也无奈地叹了口气,走了出去。
见四人出去,狂砍坐到床边,望着昏迷中的洛洛,心中一酸,想伸手去握住她手,却被那淡淡的红光阻隔着。怔怔望着她,想起初相见时那个淘气的小女孩:“记得哦,我叫洛洛。”想起以前在师门被古灵精怪的她捉弄,再看看如今就这么躺着一动也不动的人,心中更是恨自己的鲁莽。呆呆地望着沉睡的洛洛,低声道:“洛洛,你快醒来吧。对不起,我还想着退了婚去求师傅让他为我向你提亲,却没料到原来风舞衣就是你。我很傻,是不是?”
洛洛依然没有动静,其实洛洛已经从昏迷中醒来,只是体内魔性与太上忘情诀在角逐中,她能听到大家的谈话,却无法开口,更无法行动,此际狂砍一番话听在耳中,知道这发生的一切竟然都是误会而起,倒也有些感到悲哀,原本心里莫名涌起的恨意也消退许多。身上那层隐隐的红光又淡了一些。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38楼 发表于: 2017-11-18
第二天,已经昏迷五天的洛洛终于醒了过来,狂砍欣喜万分,扑上前去:“洛洛,你终于醒了。”却见洛洛睁开眼,望着他,眼中一片清冷。见洛洛这模样,狂砍有点迟疑,眼前这人,是洛洛吗?“洛洛?”
“师兄。”洛洛开口,淡淡地道,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
另一边,听得洛洛醒来的消息而赶来的四人,见一向淘气的洛洛忽然变了个人似的,洛语首先便叫了出来:“洛洛,你怎么了?”
“娘亲,让你担心了。”见到洛语,洛洛眼中终于有了一丝的波动。虽然很快,却被一直盯着她的云无心看在眼中,出了口气,道:“幸好,幸好。洛洛,你终于醒来了。”
“师傅,你来了。”
云无心走到她身边:“傻孩子。太上忘情,也苦了你了。”
洛洛鼻子一酸,似熟悉又似陌生的情绪涌了上来:“师傅,让你费心了。”说罢便要起身。
“你昏迷了几天,这会刚醒来,先别费精神了。”云无心扶着她让她躺好,一边回头招呼着玉无尘和风无痕夫妇出了房门,道:“也算是万幸,洛洛的太上忘情诀没有圆满,她还有恢复的可能。这大概也算是个好点的消息了。”
“无心师姐,太上忘情诀到底是什么?”洛语问道。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唯以太上之忘情,断红尘之牵绊,方成大道。太上忘情,忘的就是所有的红尘俗情。包括亲情,友情,爱情。我看洛洛在见到弟妹的时候,眼中还有波动,这证明她对亲情还没有断绝,所以我才能断定她还有恢复的可能。”
“那如何才能恢复?”
“狂砍惹出来的事,自然还是交给他去。让他慢慢去感化她吧。”云无心冷哼一声,道。
四人目光转向屋内,只见狂砍坐在一边,痴痴看着洛洛,浑然不觉这此后的路会有多难走。
醒来后的洛洛如同变了一个人,原本是古灵精怪的淘气人儿,一下子变的很是安静,但更多的是冷清。对什么事情都是淡淡的,似乎什么也没放在心上。看着一下子变的沉稳的洛洛,风无痕夫妇都很不习惯,幸好,看着狂砍一直陪在她身边,并没有因为她的冷淡而离开,倒也有了一丝的安慰。原本对狂砍的那缕怨气也终于消失了去。
这日,洛洛来到风无痕夫妇面前,提出自己要外出游历。风无痕倒是无话,洛语却有点儿不放心:“洛洛,你一个人在外,也没人照顾。要不,带几个人陪着?”
“不用,娘亲。我一个人可以的。”洛洛拒绝道。
“师叔,师叔母,我会陪着洛洛的。”狂砍在一旁接口道,“我会照顾好她的。”
洛洛望了狂砍一眼,“没有必要,我一个人也就可以。”
“别拒绝,当然,你拒绝也没有用。我会一直陪着你。”
“随便你吧。”洛洛淡淡地开口,仿佛就是在跟个陌生人说件很平常的事。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39楼 发表于: 2017-11-18
昆仑虚,情谊门。
自从半年前来到情谊门,洛洛就爱上了这个地方,尤其是后山的那片竹林。清幽,安静。洛洛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里当作自己的落脚之处。而狂砍,也挑了竹林附近的一处小院当作自己的栖身之所。两人一路行来,彼此间倒也有所缓和,在面对狂砍的时候,洛洛的眼中已经有了些许情绪波动,再不复之前的止水一般。同时,偶尔间洛洛也会恢复到以往的那种淘气性子。对于这种转变,狂砍自然是高兴的,他相信,终有一天,洛洛会恢复到以前,他会一直等着这一天的出现。
听雨小筑。洛洛斜倚在院子中的躺椅上,手中拿着一本书,任那午后的阳光懒懒地照在身上。自从到了情谊门,洛洛爱上了这种清闲的生活,特别喜欢这样闲来没事就会拿本书在手中翻看。这会儿,在这懒懒的阳光下,翻了几页手中的书,洛洛眯起了眼,顺手将书盖在脸上,这一刻,似乎有点想睡会儿的感觉。
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人把书从她脸上拿开,眼也没睁开,洛洛只是嘀咕了一句:“别闹了,狂砍。”话刚出口,就听得一声轻笑。睁开了眼,这场景,忽然想起以前在师门的时候,似乎也曾出现过,不过当初是她拿开狂砍脸上的书,结果换来狂砍的一句:“别闹了,洛洛。”收回目光,落在面前的人身上,眼中终于有了一丝波动,张口想说什么,却又忍住不语,狂砍也不开口,只笑着望着她。半晌,洛洛开口道:“书房,第二个柜子,第三个抽屉。”
狂砍一愣,洛洛看他没动静,似乎有点恼了:“不要就算了。”
带着疑问,狂砍走到书房,打开所说的那个抽屉,一瓶丹药放在那里,正是他这几日想要炼来用的。取出丹药,狂砍心里有一丝激动,洛洛居然帮他炼药了,这算不算距离她的恢复又近了一步?回到院中,再看洛洛,躺在椅上,闭着眼,依旧是一幅平静无波的模样。
“洛洛。”
“嗯。”
“谢谢你。”
“不用。”洛洛淡淡地开口,忽然道:“顺手。”
“嗯,顺手。”狂砍顺着她的话,“可是,我还要谢谢你。”
“我说了不用。”洛洛睁开眼,似乎有点恼了。
“好好好,不用不用。”狂砍连连点头,心中却很欢喜,洛洛能有情绪波动,不管是喜是怒,总是好事。
“哼。”见他点头,洛洛哼了一声,继续闭上眼,不再说话。
见她就这么躺着不再开口,狂砍摇了摇头,独自坐了会儿也转身离开。待他离开不久,洛洛忽又睁开眼,皱了皱眉,缓缓坐起身来,半晌,又低声喃喃地道:“我这是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顺手帮他炼药?这种情绪,真是奇怪。算了,就当成是我日行一善了。”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描述
快速回复

您目前还是游客,请 登录注册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