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 575阅读
  • 45回复

情谊两心知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40楼 发表于: 11-20
时间永远不会因为谁而停留,伴随着时光的流转,太上忘情诀对洛洛的影响有渐渐消退的趋势。这也许是因为本来这太上忘情诀就未能圆满的缘故,或者也有狂砍在一旁总想着办法影响着她情绪的原因。至少,在情谊门内,洛洛的性格要比初来时鲜活了许多。虽然依旧冷清,却也不再是一直的止水一般。甚至,偶尔还会来毒舌一番。
这日,情谊门大厅。据说,前些时候回去接人的门主龙浪要在今天回来了,情谊门内这帮闲的无聊的人都跑到大厅来,说是要给龙浪准备一个难忘的婚礼,实际上不过是借着机会来热闹一番。这帮人啊,说到底,就是闲的。
站在一边看着大家热热闹闹地布置着,看着这满堂的红,洛洛忽然垂下眼,默默地转头离去。行不多远,就听后面有人叫:“洛洛。”
听得这叫声,洛洛没有停下脚步,反而走的更快。来人也加快了脚步,一把捉住她手臂:“洛洛。”追来的正是狂砍。
被狂砍捉住手臂,洛洛只得停下脚步,只是依然背对着他,一言不发。
转到她面前,“洛洛,你。。。。”却见洛洛满面泪水,这一下所有的话都堵在口中,说不出来。猛然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喃喃地道:“对不起,对不起。”
洛洛深吸口气,冷冷地道:“放开我。”
“不放,这一次,我不会再放开你。”
“你到底放不放开!狂砍,别让我生气。”
听得这话,狂砍放开她,却又握住她双肩,认认真真地道:“听着,洛洛,你昏迷的时候我在师傅师娘以及你的父母面前发过誓,这一生,我的妻子只会是你。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是认定你了。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现在就成亲。如果你要恢复才肯嫁给我,我可以一直等,哪怕等一辈子都可以。”
洛洛望着他,半晌,忽然道:“那你就慢慢等着吧。”说罢,回过头往大厅走去。
回到大厅,眼尖的叮当问道:“洛洛,你跑哪去了?”
“没去哪里,有点晕晕的,居然会忘了些事情。”
一边跟着进来的狂砍叫:“你那是一孕傻三年。”
听得这话,厅里的人都转过头来望着他。洛洛也皱起眉头,什么一孕傻三年,她说是晕,怎么就成了孕。
“没事,我会负责的。”狂砍一本正经地道。
他是故意的。洛洛猛然醒悟过来,又气又恼,心思一转,却笑道:“好啊,回头把你钱财都交来,以后什么丹药啊一类的都停了。否则可请不起这奶娘。”
“哎呀,请什么奶娘,我们都自己来。”
“也是,是得自己来。你养的孩子,自然得你自己来喂养。”洛洛笑的春暖花开,狂砍却垮了脸,这根本就是把他当女人来说嘛。好吧,看来刚才那玩笑是真的惹怒她了,这会还是避点风头的好。
正说着,忽听有人道:“那个是不是老大回来了?”
众人拥到门口,果然远远地看着个人过来,只是,那人怎么看都不像是要成亲的模样啊,那一脸的落寞,洛洛忍不住道:“我怎么觉得,老大这倒象是被抛弃了。”
果然,来的正是龙浪,见众人围在门口,也猜出众人的意思。强笑着招呼人散了,便独个回自己的院落而去。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41楼 发表于: 11-21
离开大厅,洛洛便径直往回走,狂砍亦步亦趋跟在她身后。见她只顾着走路,也不开口,忍不住叫:“洛洛。”
停下脚步,洛洛转过身,望着他:“为什么要故意说那些话?”
“哪些?”狂砍装傻。
“还问哪些?狂砍,你几时这么健忘了?”
看着有点薄怒的洛洛,这么鲜活的表情,狂砍忽然灵光一闪,想起什么:“洛洛,你恢复了?”
洛洛转过脸:“恢复什么?没有。”
“怎么会没有?你看,喜,怒,哀,乐,你已经不再是那种平静无波心如止水一般。你是真的恢复了,为什么不承认?”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洛洛哼了一声,掉头就走。
见这情况,狂砍更是确认,洛洛应该已经恢复。或者说,就算是没有完全恢复,但太上忘情诀对她的影响也是很小了,只是不知道为何她却不愿意承认。也许,是她的心里还在怪他?如果真是这个原因,狂砍苦笑,也是自己当初的鲁莽,没弄清楚就跑去退亲,如今看来,是有得耗了。
洛洛一路小跑,一回到听雨小筑就顺手把门关好,任凭狂砍在外敲门,却是隔着门扮了个鬼脸:“叫你胡言乱语。”
到了屋中,坐在窗前,洛洛也长出了口气:“这个坏人,竟然猜了出来。嗯,猜出又如何,我偏不承认,由你急了去。”一面取出本书来,翻开书页,却发现自己竟然一个字也看不下去,脑海中回忆起与他相处时的点滴,半晌,却又长长叹了口气,低语:“慧极必伤,情深不寿。纵使情深不悔,又能如何。”
猜测到洛洛可能已经恢复,狂砍倒也放下大半心来。他一直担心洛洛会受到太上忘情诀的影响而断了所有尘缘,既然现在可能已经恢复,那么,他觉得,离他心愿达成的那一天应该是不远了。只是,不管他如何行动,洛洛却依然只是淡淡的,还是依旧的冷清,似乎没有受到他的任何影响。
这日,狂砍来到听雨小筑,刚进门,就听见叮当说话的声音。听雨小筑由于位置比较偏僻,一向就少有人来,这会居然在这里听到叮当的声音,狂砍倒是觉得非常的诧异。悄悄的,他没有惊动说话的两人,而是一个人进了竹林。
午后的竹林静悄悄地,只除了偶尔微风轻拂过竹叶发出沙沙的响声。狂砍背靠着一竿翠竹,想了很多。想起当年在师门学艺时的共处,想起退婚后再见时的悔恨,想起自己在众人面前立的誓,还又想起前不久海海取笑他的那句“总也比你强。”后悔吗?狂砍摇头,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后悔,但是有一点他知道,如果现在就此放手,他会后悔这一辈子。也许,当自己做出一个错误决定之后,为了惩罚,会用上太多的时间来弥补吧。沉吟之中,忽听得有人叹息道:“慧极必伤,情深不寿。罢了,罢了。”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听得这话,狂砍走了出来。说话的是洛洛,狂砍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低声道:“洛洛,这就是你不愿意承认已经恢复的原因吗?”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42楼 发表于: 11-23
春去春回,寒来暑往。一转眼,时间到了秋天。这段日子,情谊门倒是出了几件喜事。龙浪与叮当,悟道与欢颜,刚来的龙煌与通星,甚至连海海都换回了男装。一连串的喜事让狂砍郁闷许多,他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洛洛承认已经恢复。哪怕大家都已经心知肚明,但每每问起,洛洛都只是轻飘飘的一句:“没有。”郁闷的狂砍也无计可施,最终只能决定,趁着出去办点事的时间,回师门一趟,找师傅师娘帮忙去。
中秋,今年的中秋似乎格外的冷清。欢颜与悟道回御星家族去了,公主与邪神也回宫去了,海海和泡泡外出游历未归,若大的情谊门,只余下廖廖几人。
“唉,大家都不在,真无聊。”一大早,叮当就来到洛洛这里,唉声叹气的。
“老大呢,难道没陪你?”
“他有他要忙的事啊。”叮当闷闷地道,一转眼,拍手道:“洛洛,要不,我们也出去玩几天。”
洛洛抬眼望着他:“你舍得把老大一人抛下?我还怕被他追杀了。”
“那怎么办,一个个的都跑了。”
“这会中秋也过去几天了,要不,我来约一下,看看重阳他们能不能回来?”洛洛有点迟疑。
“嗯,这主意好。”一边追着叮当过来的龙浪道。
见这两人都赞同,洛洛抿嘴一笑,取出几枚玉简,写道:“秋风习习,正值执螯对酒之际。重阳佳日,且以菊花酒待君而至。”写罢,给两人看了一番,便打了出去。不一刻,就见一枚玉简破空而来,却是欢颜的,展开来看,只有几字:“已启程归来。”接着,又陆续有玉简飞来。几人相视一笑,叮当一伸手捉住一枚飞来的玉简,展开来,这回居然传来了狂砍的声音:“洛洛,我恨死你了,居然趁我不在的时候要请人喝酒,不行不行,记得多给我留上几坛。”
洛洛接过玉简,望着二人戏谑的目光,脸上微微一红,闲闲地开口:“你可以选择不回来。”说罢,将玉简又抛了出去。不一刻功夫,玉简又飞了回来,打开来,就听狂砍叫:“回来,回来,我怎么能不回来。爬都要爬回来。”
抛下玉简,抬起头,就见龙浪和叮当二人已经笑弯了腰。叮当一边笑着一边道:“哎哟,笑死我了,狂砍还真会耍宝,怎么以前没发现他居然这么逗。”
洛洛张了张口,没有说话,她能说,以前在师门的时候,狂砍私下就样的吗?见二人笑个不停,洛洛咳了两声,道:“好了好了,你们笑也笑够了,刚才大家的回复也都看到了,这不,基本上重阳大伙都会回来的。叮当啊,你就再无聊几天吧。”
一边龙浪站起身:“行了,你们两个继续聊,我先处理点事情去。”
“去吧去吧。”叮当头也不抬,直接挥挥手。
龙浪笑摇摇头,走了出去。等龙浪出去,叮当问:“洛洛,你跟狂砍是怎么回事?”
洛洛抬起头,见她那一脸的好奇,笑:“没什么事情啊。倒是你,这么喜欢听八卦?看看,你脸上就差写着我要听八卦这几字了。”
叮当一摆手:“哎呀,别管我是不是喜欢听八卦,我实在好奇,你准备什么时候嫁狂砍?”
“嫁?”洛洛一愣,轻轻地哼了一声,道:“我干嘛要嫁他。”
见她这模样,叮当笑眨眨眼:“算啦算啦,你不说就算了,大不了,等狂砍回来,我问他去。”
洛洛一撇嘴,也不接话,只由着她去嘀咕。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43楼 发表于: 11-24
九月初九,重阳佳节。
一大早,叮当和已经归来的欢颜就来到了听雨小筑。听雨小筑弥漫着一股甜甜的香气,这是,“桂花糕。”叮当眼睛一亮,拉着欢颜匆匆寻了过去,就见洛洛正在忙着,一边刚蒸出来的桂花糕还散发着甜甜的香气。
“洛洛,你是知道我们两个早饭还没吃吗?”叮当笑着拈起一枚桂花糕放入口中,道。
“是啊。”洛洛笑道:“也别多吃,这东西虽然好吃,总也是糯米做的,不容易克化。再说,这会儿做的是桂花糕,待会儿还有菊花糕呢。”
“嗯,好的呢。”叮当吃了两枚,也就放了下来。三人边忙边聊,倒也热闹。
时间慢慢接近中午时分,人也陆陆续续到来, 待人员落座,龙浪扫了眼在座人员,诧异地问:“咦,狂砍呢,他不是说能赶回来的嘛,怎么还不见他。”
洛洛目光闪了闪,道:“也许有事耽搁了,不用等他。”
话音刚落,就听有人道:“哎呀,我们来的真巧。”却是之前说是不回来的龙煌和通星居然也赶了回来。
“你们居然赶回来了?不是说赶不来的嘛。”龙浪问道。
龙煌笑指着通星道:“通星喜欢热闹,这么个热闹的场面,她哪能不赶回来参加。”
众人齐齐坐下,一时间,杯觞之错,正所谓执螯对酒,不亦乐乎。
宴罢,送走众人,洛洛收拾好一切,独坐窗前,泡上一壶菊花茶,不一刻那袅袅的热气氤氲了她的双眼。天未寒,身未冷,可心底却有一丝的冰凉。玉简中狂砍那句话依然在耳,可他的人却没有出现。“情深不寿,是否我真该了断这尘世情缘?”洛洛低低地问,回答她的只有一片寂静。闭上眼,再睁开眼,眼中一片清明,忽笑道:“也罢了,也罢了。”
也不知在窗前坐了多久,只是手中的那杯菊花茶不知何时已变得冰冷。洛洛站起身,来到院中。斜阳还带着些许余热,照在身上有点暖洋洋的,心底的那丝冰凉似乎也被驱散了许多。走出院落,径直向前面走去,也许,可以转上一圈再回来。
夜幕渐渐降临,洛洛踩着月色往回走来。听雨小筑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冷清,不远处的那个院落也沉浸在一片黑暗中。打开门,掌上灯,搬来一坛菊花酒,给自己斟上一杯。望着杯中晶莹的液体,洛洛浅笑:“都说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我这会儿却是灯下一杯酒,独酌却因谁?”笑着,一口饮尽。又倒上一杯,低语:“伤怀不欲试新醅,寒酒任盈杯。到底还是试了回新醅。”继续饮尽,复又倒上。就这么一杯接着一杯,也不知喝了多少,终是耐不住酒兴,伏倒在桌上。
春,巧笑嫣然是可人。瑶池客,何故谪红尘。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44楼 发表于: 11-27
回到情谊门的时候,已是半夜。狂砍没有惊动任何人,悄悄地往住处走。方到洛洛院前,就见里面灯还亮着。推开门,走了进来,顺着灯光来到屋前,只见洛洛伏在桌上。走上前,却听她喃喃道:“一轮心上月,犹自向郎圆。狂砍,你这个混蛋。”
狂砍傻了眼,这是醉酒了还不忘骂他一句?拍了拍她的肩:“洛洛,洛洛。”
洛洛抬起头,半眯着眼,“狂砍?不对,你是谁,为什么要冒充狂砍?”
狂砍哭笑不得:“我就是狂砍啊,谁会没事来冒充我。你这是,喝了多少酒?”
洛洛一挥手,道:“骗人,你根本就不是狂砍。狂砍根本就没有回来。快说,你到底是谁?”
“洛洛,你真是喝多啦,我是狂砍,没有骗你,我这是赶回来了。来,乖,听话,我扶着你,到床上休息去,别受凉啦。”一边说,一边去扶她。
洛洛借着他的手站起身来,晃了晃,摇手道:“看看,你都说了是赶回来了,说你不是狂砍你还不承认。狂砍只会失约,才不会按时赶回来。”一把推开他,道:“算了,不管你是谁了,你走吧,不用你假扮他来逗我开心。”一个踉跄,又差点绊倒。
狂砍也不再多说,只是一把扶着她。却又听耳边传来低泣声音,就听洛洛低声问:“你说,到底为什么,快要成亲了他要退婚,说好了重阳爬都要爬回来,结果我等到半夜都没等到他人。是我傻还是他是混蛋?不对,不是我傻,是他就是个混蛋。”
“是是是,狂砍就是个混蛋,跟洛洛认识那么久,都不知道洛洛的本名是什么,他就是个傻瓜。”一边说着,一边把她扶到卧室让她躺下。坐在床边,望着她出神。想着刚才洛洛所说的那些话,忽然间有点庆幸,虽然是醉语,却也足以说明洛洛心里有他。一轮心上月,犹自向郎圆。他没有忘记刚进来的时候她说的这句。
第二天一早,洛洛醒来,却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倒不由有点纳闷。只记得好象自己喝了不少酒,然后好象是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人扮成狂砍来了,自己还说了一番话,到底说的是什么却是没有印象。再后来,是什么时候回房的倒是忘了。想了好一会儿却也想不出什么事,翻身下了床,来到外屋,倒是外屋坐着的个人让她惊讶地睁大了眼:“狂砍,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夜里,回来捡了只醉猫。”
昨晚,原来那个不是梦,是真实的发生?洛洛迟疑了一会:“那个,昨晚,我没说什么吧?”
“有啊。”狂砍见她这模样,起了逗弄了念头,“你问我准备什么时候娶你,让我看清楚人,可别再退婚退错了。”
洛洛大窘:“不可能,我怎么会说那种话,肯定是你骗我。”
“没有没有,洛洛你真的不记得了吗?我们都说好了,近期就成亲的。”狂砍一本正经地道。
“肯定是你骗我。”洛洛定了定神,道:“我虽然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但是我能肯定你刚说的那番话是假的。”
“那个,洛洛,这话的真假回头我们再慢慢来说好吗,我饿了。”狂砍一脸无辜地望着她。
“你。”看着他这理所当然的一句我饿了,洛洛想说什么,终又无语,只得认命地转身出去,却没见到狂砍望着她的背影,微微地笑着。
坐在屋中,狂砍在等着,一边却又想着下一步到底该如何。沉思之间,洛洛端了碗面条进来放到他面前。吃着面,望着坐在一边的洛洛,狂砍忽然感叹一声道:“哎呀,岁月静好,不过如此。”说着,偷偷望了洛洛一眼。洛洛一怔:“岁月静好。”忽又道:“少啰嗦,吃你的面条去。”
不一刻,吃罢,看着洛洛在忙着收拾,狂砍一把抓住她手:“洛洛。”
“干嘛”。洛洛停下手,抬眼望着他。
“嫁给我,我们成亲吧。你看,他们后认识的,都成双成对了,我们还要耗到什么时候?”
洛洛望着他,半晌,忽然道:“我干嘛要嫁你,你嫁我还差不多。”
“行啊,只要你开心,我就嫁给你。你娶,我嫁。”
“那你可以去准备出嫁了。”洛洛抬起头,吩咐完,端起碗走了出去,只留下狂砍在一边笑着盘算该准备哪些东西。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45楼 发表于: 11-27
如果想不出再开哪个坑,就到这里结束。。。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描述
快速回复

您目前还是游客,请 登录注册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