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 831阅读
  • 45回复

情谊两心知

级别: 金牌会员
开始挖坑,不代表能够填完。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10-25
什么是江湖?这句话问上一百个人,相信会有一百种答案给你。每个人的眼中,都有属于他自己的江湖。也许,其中最经典的,就是那句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吧。但是,我想,这一百个人,你问的,肯定不包括情谊门的人。如果你要是在情谊门问一句什么是江湖,相信情谊门门众给你的答案只会是一个:情谊门外是江湖,情谊门内是家族。再多的矛盾再多的仇恨,只要你进了情谊门,那就是一家人。不管你以前的身份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将相,还是低若尘埃的凡夫俗子,进了情谊门,你就是情谊门中一名普通的门众,与你,与我,与他,都一样有着相同的身份。

龙浪
啊追一直记得第一次见到龙浪的时候,那份满意。啊追是情谊门的门主,初建情谊门,不过是为了自己一个梦想,他只想这世上没有纷争,只想给自己或者与自己一样想法的人有一个适合修行的地方。不必有多华贵,也不必占着什么名山大川,他所求的,只有祥和这两字。啊追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这个念头在他见到龙浪的第一眼显得格外的清晰。那时龙浪刚离开那个东海边上的小渔村,虽然有点傻傻的,但眼中的坚定还是透露出了他的性格。啊追知道,这个少年并不是真的傻,他所表现的傻气,不过是由于刚从小渔村走了出来,对这个世俗还不了解而矣。一旦等他熟悉了这个世间,他自会一飞冲天。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说的自然就是他这样的人。而龙浪也没有辜负啊追的这份期望,自从到了情谊门,不过三年,就换了个人似的脱胎换骨,从他身上,哪里还有当年的那份傻气。一月前,啊追归隐山林,临走前把情谊门交给龙浪,不过一月,龙浪就收服了门内众人的心,也当上了名符其实的老大。

叮当
其实,叮当本来不叫叮当,而叫丁当。在这个全民追求大道的世界,刀与剑与众人结下了不解之缘,从各门各派走出来的人,用的武器,十之八九不是刀就是剑。而丁当,用的却是一条素绫,素绫上缀着几只小小的铃铛。素绫飞出,铃铛便会发出清脆的叮当声,十分动听。据说,与她情同姐妹的御星欢颜曾问过她,为什么会用素绫做武器,而且还缀着这几个铃铛,真要是与人相斗,这铃铛声可是早早的泄露了她的行藏。而叮当也只是一笑,道,“我就是喜欢这几个铃铛发出的清脆叮当声。在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这清脆的声音可以为你驱散那份沉郁的心情,给你带来一丝的温馨。就算是能泄露行藏,又能耐我如何?”这话传出后,人们也就不再叫她丁当,而是改成了叮当。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7-10-25
男公主和女邪神
龙煌出生在皇宫。刚出生那几年,又瘦又小,而且还非常娇弱。是的,娇弱。娇弱这词本来是形容女孩子的,但不幸的是,用在龙煌的身上是非常的适合,即使,他是个男孩子。娇弱的龙煌长到三岁时,不幸生了场病。那次生病实在是惊险万分,幸好远游的国师及时赶回并出手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并批命道他是“男儿身,女儿命。”病好之后,皇帝令人将龙煌当成女孩来抚养,并给了个公主的称号。说也奇怪,自从龙煌易弁而钗,身体倒也一日好似一日,及至长大,皇宫中人甚至都不再记得龙煌真正的性别为男了。
或者,龙煌真的是老天在创造他的过程中开的一个玩笑,把一个好好的男孩变成了女娃。为了弥补这一过失,也或者是为了不打破这一平衡,在让龙煌易弁而钗的时候,便让另一个人易钗而弁,这人叫通星。
说到通星,很多人都不知道谁是通星。但是如果说到邪神,大家就比较熟悉了。邪神是这几年也不知从何处来的一个年轻人。虽然名号中有个邪字,倒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不过就是喜笑怒骂万事随心,有人说他是标新立异,有人说他狂妄,实际上也只有邪神自己知道,他的行为既不是标新立异也不是狂妄,很多时候,不过是一个女孩子的任性罢了。是的,外人都以为邪神是男的,看他着男装,为人处事都有男子风范,实际上邪神是个女的,而且也不过是个十多岁的小姑娘。只是易钗而弁久了,久到让人忘记了她的真正性别。

欢颜
御星家族是个古老而又奇怪的家族。谁也不知道这个家族起源于哪朝哪代,就好象是在很久很久以前,这个家族就已经存在了。御星家族嫡系成员的血脉之中,流淌着那与生俱来与星辰沟通的能力,这也是御星二字的来由。但是,自古来得失二字就说的精准,有得必有失,有失才有得。御星家族成员在继承了这种能力的同时,也承担着相应的风险。与星辰沟通,窃天地之阴阳,这种逆天的能力,每使用一次,都会消耗使用者十年的寿元。十年寿元,谁能平淡视之?即使对那些已经修得仙道的人来说,闭个关就是几十年,但无故损失十年寿元,任谁也不会开心。尤其这样的事是放在御星欢颜这样爱美的女孩子身上。欢颜是御星家族这一代唯一的嫡系,自然也是唯一继承了这种能力的人。有这种逆天之力,放在谁的身上都会很是开心,但是欢颜却是异常郁闷。从知道自己的能力起,欢颜就定下个目标,今生,绝不使用这种能力。

悟道
悟道其实一直很不满意他的名字,如果按照他自己的想法,他会给自己起个更大气些的名字,怎么着也会比悟道这两字强些。悟道,悟道,怎么听着都象是个道士,这实在是有损他风度翩翩的一代风流大侠的形象。但是这世上就有这么多的不得以,悟道再不满意他的名字,也没办法去更改。长者赐,不敢辞。普通长者所赐,就已需以理相待,更何况,给他名字的是他的父母,悟道也只好一直纠结着这个名字。其实,有时候悟道也会怀疑,父母给他取这名字的用意。仙道难求,也许父母给他取这两字,是真的希望他能够一朝顿悟,求得仙道吧。悟道,悟的,或者就是仙道。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7-10-25
狂砍
认识狂砍的人都说,狂砍是个很认真的人。嗯,是的,认真。他可以为了确定一个丹方的真假而不眠不休做上七天七夜的实验,也可以为一招招式的改进而去寻遍那些所能寻到的高手。说到底,狂砍的认真,近乎于疯狂。洛洛曾问过他为何如此执着,他却是轻轻一笑,道:“我就喜欢感受到自己变的越来越强大,为此我可以用尽各种方式,我很痴迷这种感觉。”“那么,如果真有一天,你强大到极致,让你无法再去提升自己,你又如何继续痴迷?你此刻的行为岂不是成了一种笑话?”“如果真有一天,我可以到达那种程度,我会放下所有,去回归一种淡泊的田园生活。也许,我现在所有的痴迷,都是在为了那一天而准备吧。”
痴迷,也就仅仅两个字,很好的诠释了狂砍的各种行为。当这段对话传出去后,狂砍的名字前被人加了两个字,拼命。拼命狂砍,看起来似乎有点儿暴力,有点儿疯狂,但熟悉的人都知道,其实,那不过是对他的一种认可罢了。

洛洛
洛洛是个很另类的人。用她自己的话说,我就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洛洛其实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可是她说,既是要放下前尘,又何必还拘于一个名字。何况,所谓的名字,也不过是个记号,前尘往事皆如梦,如今,我就叫洛洛。洛洛说她喜欢孤独,总爱一个人独处,最喜欢是在雨天,一个人独坐在窗前,静静地听着那雨打芭蕉的声音。但是同时,洛洛却特别害怕寂寞,她会四处闲逛,只是为了找个人来说说话。她常说,孤独和寂寞,其实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我喜欢孤独,但是我不喜欢寂寞。看似矛盾的话,有时也真让人捉摸不透。再问时,洛洛却没有再多给解释,只是轻声吟了一阙虞美人“微风起处幽香动,蜂蝶翻飞共。庭前郁郁醉芬芳,谁与玲珑阵里、话清凉。  别来懒忆当年事,泪湿红笺纸。而今犹自对槐花,却道那人依旧、在天涯。”也许,这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啊。

定七和冷风
据说,定七和冷风的娃娃亲是打小儿就订下的。那年,这两家当爹的知道这当娘的一前一后怀了孕,就聚在一起喝起了酒。这酒喝的一高兴,就玩起了指腹为婚的游戏。于是,定七和冷风还没出生,就多了个未婚夫(妻)。等到酒醒了,这两家的爹也头疼了,这万一,要是两个都是男孩或都是女孩怎么办?再或者,弄个双胞胎出来又怎么办?也幸好,等小孩出生后,正好是一男一女,倒也没出现让人哭笑不得的事儿。由于两家关系亲近,再加上两个孩子又是自小就订了名份的,定七和冷风打小儿就一块长大,是属于那种真正意义上的青梅竹马。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也正因为如此,随着年岁的渐长,这两人居然连性格、脾性都是一个样儿。如果有谁来把他们互相易个容放回家去,保管连家人都分辨不出来。

海海和泡泡
海海从来就不是一个女人,从来就不是,虽然他穿着女装。没有人知道,海海穿女装是为了泡泡,只除了泡泡。那年海海无意中救了受伤的泡泡,两人结伴同行,孤男寡女,为避嫌疑,海海换上了女装。结果这一穿就是很久。每一次,听见泡泡带着歉意地说:“海大哥,你换回男装吧,没有必要为我而委屈自己。”的时候,海海只是笑笑。其实,如果说一开始换上女装是情势所迫,那现在,只要泡泡一直笑着,穿个女装,又有何不可?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7-10-25
一、龙浪的望妻石
龙浪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浪子。所谓浪子,总有一颗流浪不定的心。这个感觉,从三年前为了寻求仙道而毅然决然地离开那个东海小渔村就知道了。其实他一直都知道当初的决意离开对战淑来说是多大的打击,但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走了。所以,三年后,当他坐上情谊门主这个位置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到那个小渔村,他要把战淑接来当他的门主夫人。龙浪觉得,这是他欠战淑的,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该对战淑说些什么才能取得她的谅解。他带着笑,想象着战淑见到他时的模样。他想,见到他的时候,她应该是惊讶而又惊喜吧。
龙浪独自一人回到小渔村,他没有叫门里的兄弟们过来,对他来说,这是他的个人私事。至于兄弟们,他们可以在门内帮他安排一下成亲的事。等他接到战淑,回到门内的第一件事就是成亲。他要把这场婚礼办的隆重而又热烈,他要给战淑一个终生难忘的回忆。
龙浪回到小渔村的时候正是下午时分。外出打鱼的人还没归来,小渔村还是那样平静与祥和,偶尔传来的几声犬吠让这份安祥添了几许烟火之气。龙浪行走在村子中,偶尔看见一两个老妇坐在屋前织网,见到龙浪过来,道:“小浪回来啦,这几年都跑哪去了?”龙浪笑着跟众人招呼。不多时,他停在一间小屋前。
小屋一如三年前离开那般,门掩着,龙浪轻轻推开门,屋内的陈设跟他当年走的时候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动。只是,落在桌上那厚厚的灰尘显示出主人已经离开了很久。龙浪心里一沉,看这屋中情况,这分明是很久没有人来过了。还记得以前,即使他不在,战淑也会帮他把这里打扫的纤尘不染。难道。。。。。
龙浪有点不确定了,不行,不能再这么想下去,他必须要见到战淑。转过身,出了门,龙浪向战淑家的方向走去。
两家离的并不远,不多时,龙浪便来到战家门口。临近门口,龙浪却有点犹豫,也许是近乡情怯,他有点害怕,他怕事情超出他的掌控。半晌,龙浪还是下定决心,走到战家门前。门开着,屋内坐着个妇人,左手拿着根针,右手引着根线,膝上还放着一件衣服,正抬头眯着眼对着光亮,看样子好象是在穿针准备缝补。听得脚步声,妇人转过头,目光落在龙浪身上,有点迟疑:“小浪?”
“婶婶,我是小浪,我回来了。”龙浪走了进来,“你这是在穿针?我来帮你。”说着,走上前,从妇人手中取过针和钱,帮她穿好。“婶婶,这三年没见了,你身体还好吧?”
妇人一边接过穿好的针,一边点头:“好,还好。小浪啊,这次回来,可有什么打算吗?”
听妇人这么问,龙浪抬眼飞快地往屋内看了下,“那个,婶婶,淑儿,去哪了?”
妇人顿了顿,停下手中的针,叹了口气道:“小浪啊,三年前,你走的时候,淑儿没能留住你。现在三年后,你回来,也就不必再问淑儿去哪里了吧。”
“婶婶。”龙浪急忙道,“我知道三年前是我的错,我走的匆忙,没能顾得上淑儿的感受。这次回来,我就是想见到淑儿,如果婶婶你们同意,我愿意娶她带她一块儿走。”
妇人笑了:“小浪啊,你这话如果是三年前说,我想淑儿肯定会很高兴。但是现在,真的已经晚了。我也不怕明白地告诉你,在你走后不久,就有仙长路过这里,看中淑儿,把淑儿带入她的仙门去了。所以,现在不只是你走了三年,淑儿也已经走了三年了。”
一席话,说的龙浪变了脸色,他没想到,不过短短三年,居然发生这么多事。他更没想到,不只是他去寻找仙道,战淑也走上了这条路。但是,不管如何,他还是要找到战淑。定了定神,他问那妇人:“婶婶,那你知道淑儿是去了哪个仙门?”
妇人却是一笑:“仙门那么多,我也只是个普通的渔村老妇,哪里会记得叫什么名字。小浪啊,你还是走吧,既然三年前你跟淑儿无缘,这也可以说你们今生是真的无缘了。走吧,既然你已经出去了,也就别再回来了。也许哪天,我跟你战叔也会离开这里也说不定的。”说罢,妇人低下头,缝补那件衣服,也不再看龙浪。
见此情况,龙浪也无法,只能低头走出战家。龙浪是绝对没有料到,会是来的时候兴致冲冲,回头却是满怀失望。情谊门的兄弟们还在等着,想要给他办个盛大的婚礼,可如今,婚礼的主角却已是没了踪影。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7-10-25
昆仑虚,情谊门。
自从龙浪宣布要回老家一趟,到时会接门主夫人接来,情谊门就沉浸在一片洋洋喜气之中。情谊门的那帮兄弟正闲极无聊,这会儿得了门主消息,说要去将门主夫人带回来成亲,个个摩拳擦掌,都使出浑身解数,想在这场婚礼中大出风头。说到底,这些人也就是闲的,在闲极无聊中忽然发现一件好玩的事,又怎么能不上心来?一时间,情谊门内张灯结彩,这个忙着布置喜堂,那个忙着剪纸贴花,极爱热闹的叮当还特意跑到城中去订做了一批烟花。
接到龙浪要回来的消息,一帮人都停了下来,齐齐走到山门口。
“老大怎么还没到?”说话的是叮当。
“来了来了。”定七跳了起来,一眼望见远远过来的人,道,“奇怪,老大不是去接人了吗,怎么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也有可能,老大把人放在城里了。毕竟,成亲嘛,总不能从仙门里这边走到那边吧。”冷风点头道。
众人一边聊着,一边等着。终于,看到龙浪走了过来。
“不对啊,老大的神情很不对劲。”叮当低声嘀咕道。
“好象是不对,这根本就不是快要成亲的人该有的模样啊。”泡泡皱起一双好看的眉头,道。
“我怎么觉得,老大这倒象是被抛弃了。”洛洛低语。
听得这话,众人互视一眼,都停住了彼此间的交流。
近了,近了,就见龙浪缓缓走了过来。果然,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喜气,反而显示很是沉默。见众人站在门口,一愣,道:“都站这里干什么,闲得?”
“这不都是在欢迎你的归来嘛。”悟道从后面走上前来,“知道门主归来,大伙儿都放下手边的事来欢迎,这也足以说明门主你的地位。”
龙浪望着悟道,一下无语,随后忍不住笑了出来:“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们不就是打算看热闹嘛。行了,没事了。”
见龙浪笑出声来,悟道也笑了起来:“那个,虽然我知道好象不该提,但我还是要问一句,你要带回来的门主夫人呢?我们这喜堂都已经准备好了。”
龙浪不语,苦笑着摇摇头,拍拍悟道的肩:“没有门主夫人了,这喜堂,看谁合适就给谁吧。”说罢,头也不回往仙门中而去。留下众人面面相觑,这话的信息量,也未免太大了些。
“算了,还是我来去问问吧。”看着众人的眼光,悟道纵有再多的无奈再不想去,也只好主动站了出来。
走入仙门,顺着前厅左拐,有一个小小的院落,院落的主人正是龙浪。悟道进来的时候,龙浪正坐在院内的凉亭中独自喝着酒。见悟道过来,抬了抬眼,“你来了?怎么,他们一个个的不敢说话,把你派来了?”
悟道取过酒杯,自斟了一杯,浅浅啜了一口:“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人的德行。明明好奇的要命,却偏偏谁也不开口。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龙浪苦笑着,举起手中的酒杯,“还能怎么样。三年前,我为了仙道离开渔村。。。。”
其实,龙浪的经历就是个很老套的故事。三年前,为了寻找仙道,龙浪不顾自己青梅竹马的恋人挽留,决意出去闯荡。三年后,当已经闯出了名堂的龙浪回到当初那个地方,想再续前缘,却发现景物依旧,人面皆非。
听完这事,悟道也默然了。这件事,谁也不好说谁对谁错。他无法责怪龙浪为了自己的理想而抛下一切,也无法苛求战淑最终的离开。也许,只能说一句,造化弄人,“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悟道忽然想起这句词来,轻声念道。念完,自己却又怔住了。不如怜取眼前人,为何自己知道拿这句来感叹龙浪,却忘了自己也该如此?欢颜,那个陪着自己一路走来的女人,此生,可不能辜负了去。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7-10-25
回到前面,悟道看着围过来的众人,简单说了一下龙浪的情况。又道:“定七,冷风,你们过来。”待两人过来,悟道语重心长地道:“你看,你们两个,上月回了个家就这么偷偷成了亲,也没通知兄弟们一声。这喜堂本来是给老大准备的,现在看来老大也用不上。这样吧,为了弥补你们成亲兄弟们没能去参加的遗憾,你们就准备一下,在这再成亲一次吧。”
一席话说的定七目瞪口呆:“这,这,这亲已经成了还能再成一次?”
“这个提议很好。”海海在一边接口,“来来来,大伙儿都行动起来吧。”
“嗯,我刚帮着看了看日期,三日后就是黄道吉日,干脆就订在那天。”欢颜一边又补上一句。
“你说,我们两个,还有话语权吗?”见到众人这模样,定七苦笑首问冷风。
冷风轻轻地摇摇头:“好象是没有。”
“那怎么办?”
“走吧,准备去吧,还能怎么办,只能如他们的愿了。”
三日后。昆仑虚,情谊门。
情谊门大堂内张灯结彩,来往行人喜气洋洋,仿佛有什么天大的喜事一般。可不正是有着天大的喜事,今儿正是情谊门弟子定七和冷风二度成亲之日。
“一拜天地,二拜门主。。。”
“门主呢?”正在主持婚礼的悟道一下子停住了口,正上方的位置空空荡荡,那个本该坐在正上方的人早不见了踪影。
“你们谁见到门主了?”悟道一把拉过旁边走过的弟子问道。
却见众人皆摇头称着谁也没见到门主。
“这。。。”眼看着要错过吉时,一边欢颜走了上来,对着悟道说道:“也罢,门主不在,不是还有你这个副门主吗?横竖定七和冷风两个情投意合,实际上也已经成了亲,这个婚礼不过是个形式,让大家热闹热闹。你就坐上去受了这一拜,不就行了?”
“这,这,这不合规矩。”悟道连连摇头。
“有什么不合规矩的,规矩再大,能大得过我跟冷风彼此间的情义?”定七在一旁道,“还请副门主受了这一拜。”说着,还看了眼站在身边的冷风,却见冷风也正向他看来,双目交汇处,彼此微微一笑。
悟道无法,遂只得坐到上首,受了这一拜。
“快来快来,放烟花了。”一道声音传了过来,却是叮当,手中正捧着一束鲜花,对着冷风笑道,“来来来,新娘子,祝贺你人比花娇,祝你们百年好合。”话音刚落,就见外面烟花烂漫,朵朵烟花组成各种吉祥的贺语。百年好合、早生贵子、情比金坚、白头偕老。。。。不一而足。
“咦,那里好象有人。”忽然欢颜叫了一声。众人顺着她手指方向看去,却见对面屋顶上果然有一人,斜躺在屋脊上,看着夜空中的明月,手里,似乎还拿着个酒壶。
“好象是门主”。一边传来个弱弱的声音。
“不是好象,是根本就是他。”悟道皱了皱眉头,道:“难怪刚才不见他,却是跑到这里来了。这都什么事呐,那边等着他好拜堂,他却跑来这里一个人喝酒。”
“等着他拜堂。。。我说,这话好象也太有歧义了些吧,说的好象是门主要跟谁拜堂一样。”听得悟道这话,欢颜忍不住笑出声来。
“那个,看这模样,该不会是被定义和冷风刺激的?”洛洛有点迟疑的开了口。
“你们的狂欢,是我一个人的孤单。我的孤单,却能说给谁听?”似乎只是低低的一声呢喃,却被耳尖的悟道听见,“果然还是被你们猜中了,他可不就是被定七和冷风的婚事给刺激的。”说着,摇摇头,带着众人飞上对面屋顶,站在那人面前。
那人转过头,可不正是情谊门的门主龙浪。只是平日里一张温和的脸上却是写满了落寞,看着众人到来,举起手中的酒壶,“怎么,你们是来陪我喝酒的?”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喝酒是你们男人的事,你们可以继续,我只是来看热闹的。”洛洛轻哼了一声,道。
欢颜看了眼洛洛,似乎有点不赞同她的口气,“我们是很奇怪,今天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会抛下不理。难道,定七和冷风不是我们门里的兄弟姐妹吗?”
龙浪一声轻叹,摇了摇头,道:“他们怎么会不是我们的兄弟姐妹,他们能走到一起,我自然为他们开心,只是,这样热闹的场合,真的不适合我。”
“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不就是看着别人成双成对的,自己也想结婚了。”洛洛忍不住又刺了一句。
“洛洛,我怎么看你这语气,有点不对劲呐。”一边叮当凑了过来,眼里还闪着八卦的光芒。
“哪来的不对劲,我记仇呢。”洛洛哼了一声,道:“每次想在门内仓库里拿点东西,都给我驳回,换了别人就直接给。敢这么偏心,我不记仇才怪。这是才刺他几句,谁要是想砍他,我都会在一旁递个刀了。”
听了她的话,欢颜有点想笑,却又忍了下来。
洛洛白了她一眼,“笑吧笑吧。”却又一转头,对龙浪道:“我说,老大,你不就是想结个婚嘛,没有了战淑,还有别人啊。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不过就是失恋,瞧这要死要活的模样。”
龙浪伸出个手指摇了摇,苦笑道:“洛洛,就你这脾气,我看是嫁不出去了。”
洛洛轻哼一声道:“放心,我就不劳你操心了,嫁不出去也不会赖上你的。”
龙浪跳下屋顶,招呼众人:“走吧,热闹也看完了,定七和冷风也该入洞房了,你们想闹洞房的就去闹吧。”一转身,径自而去。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7-10-25
情谊门。自从龙浪从小渔村回来,就开始了与酒为伴的生涯。
大厅内,龙浪很没形象趴在桌上,一手抓住个酒壶,一边还叹着气。“唉,唉,唉,唉。。。。。”
“我说,老大,这会儿是你叹的第一百零三声气了吧,有必要嘛,不就是为了个女人。”坐在一边的定七看不下去了,摇头道。
“唉,你不懂。”龙浪又叹了口气,道:“你看,你跟冷风青梅竹马,打小就在一起,就连来情谊门都是一块儿来。哪里能明白我的难处。”
“别,你能有什么难处,说到底,还不是你自作自受。”一边狂砍从门外走了进来,哼了一声,“怎么着,当初抛下人家,这会儿后悔了?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卖。”
“所以,我这不正要想尽一切办法来找她嘛。你们说,战淑,她到底会去了哪里?”龙浪敛起眉头,问。说着,也不等人开口,又苦笑道:“唉,问你们也没用,你们又哪会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
一想起这次回去接人的事,龙浪就很挫败,一抬眼,却见定七和冷风在一边亲热的交谈着,更觉刺眼,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行了,我先出去走走。”起步便走了出去。
“他这是怎么了?”龙浪刚走,一边海海和泡泡走了过来,看他这有点落荒而逃这模样,感到奇怪,海海便问了句。
“更年期到了呗”。洛洛在一旁接了句。
“洛洛,你还是这么毒舌”。听得这话,泡泡掩口而笑。
听得泡泡这话,洛洛一扬眉,“那是,我是洛洛啊。”
“得了,你这还得意上了。”狂砍刺了她一句,转头对海海道,“还不是春天到了,门主那是思春了呗”。
“哦,难怪呢。”海海点头。前些时候龙浪回家去接人却接了个空的事,早在情谊门传遍了。当初龙浪可是信誓旦旦地说,要回去把门主夫人接来,结果最终还是孤身一人回到了情谊门。此际见这情形,自然也是知道了原因。
“那个,海海,你跟泡泡出门一趟,有什么新的消息没有?”定七懒洋洋地抬头问道。
“要说新的消息,还真有一件。”海海找了张椅子坐下,道,“据说,称霸天下的长老天路一月后要办婚礼。我猜,这请柬这两天也该到了。”
正说着,悟道走了进来:“来来来,称霸天下的天路下月要结婚了,这会子请柬都到了。门主呢?”
“门主啊,刚走。”定七指指门,道。
“我们刚还说天路要结婚这事,你就这拿着请柬过来了。”欢颜一边笑道。
“走,找老大去,天路结婚,我们也总得送上份大礼才是。”悟道一挥手,转身出了门。
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一转眼就到了。
称霸天下,长老天路的婚礼倒是来了不少宾客。
正堂,称霸天下的门主纪同心正满面笑容跟前来祝贺的人打着招呼。一眼见龙浪带着几人过来,忙迎了上来:“龙门主大驾光临,纪某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纪门主哪里话来,今日可是天路长老大喜之日,纪门主这会应是分身乏术,龙某一介小辈,哪担得上纪门主这句见谅。”龙浪一边说,一边从狂砍手中接过个锦盒:“小小贺礼,不成敬意。”
这一时间,倒是宾主相欢,谈笑风生。
不一刻,一名称霸天下的帮众进来:“门主,吉时已到。”
听得这话,纪同心招呼道:“来,各位,请。”
众人随着纪同心来到前堂,前堂内一片灯火辉煌。堂中央站着两人,均是身着大红喜袍。看这模样,即使没见过本尊,倒也能知道二人正是今日的两位新人。一时间,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等等话儿连连送出。龙浪也笑道:“果真是佳偶天成。”一边定眼看向二人。目光落到新郎天路的身上,却不由一愣,这人,好生面熟,总感觉在哪见过似的。思索间,却见天路目光穿过众人,落在他身上,似笑非笑。这神情,这,这,这分明是战淑,怎么会成了天路?而且,战淑明明是个女的,怎么会变成男的,还要娶亲?
正在疑虑重重,就听“一拜天地”的声音响了起来。来不及多考虑,龙浪叫道:“等下,不能拜。”说罢,走上前来,对天路道:“淑儿,你怎么会在这里,跟我走。”说着,拉起天路的手,就向外走去。
天路一个没留意,倒被他拉到门外,回过神来,一摔手,恼道:“你这狂徒,发的什么疯,谁是你的淑儿!”
“你啊,你不就是淑儿,我找了你好久,情谊门主夫人之位,我一直为你留着。”龙浪皱眉道:“怎么了,你怎么成了这副模样,怎么还成了男的?”
“住口,什么叫怎么成了这副模样,什么叫成了男的,我明明就是男的。”天路大怒,一掌便拍向龙浪。这天路生来俊美,平日最恨别人拿他长相说事,这会听得龙浪居然把他当成女性,怎能不是气恼万分。
那边纪同心也恼道:“龙浪,今天是我盟长老结亲之日,你居然如此戏弄,即日起我称霸天下与你情谊门势如水火。”
“我。。。”龙浪顿口无言,看着天路,“你,你真的不是战淑?”
“自然不是。”天路怒道:“枉你从小跟战淑一块长大,岂不知她有个自小失散的孪生哥哥与她相貌相似?”
“我。。。。你。。。。”听得这话,龙浪如泄了气的气球般,落荒而逃。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7-10-25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自从在天路的婚礼上龙浪误把天路当成战淑,引出了一场抢亲的闹剧,称霸天下和情谊门便撕下了友好的面具。而,龙浪,从那天起也沉默了许多。此刻,独自一人漫步在情谊门,龙浪在回想着从前的点滴。
“咦,老大,今儿个你怎么没有继续喝酒去?”对面叮当走了过来,见龙浪一个人在沉吟,有点好奇。
龙浪抬头见是叮当,点了点头,道:“这,我也总不能天天喝酒吧,总也有不喝的时候。”
“但是,很奇怪呢。”叮当围着他转了个圈,“而且今儿个的状态也大有不同。”一边说,还一边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龙浪看她这模样,倒兴起了逗逗她的念头:“哦,那你倒是说说,有什么不同。”
“嗯,怎么说,好象没有前些时候那种半死不活,让人一看就是被抛弃了的怨妇表情了。”叮当收起了笑,认真地道。
龙浪被她这话说乐了:“好吧,什么叫半死不活,又什么叫怨妇表情?该不会接下来,还有什么闺怨的话题要谈吧”。
“对啊,老大真聪明。”叮当睁大了眼,“老大就是老大,我还没说呢,你这就知道了。接下来,我可不正是要跟你谈论一下,让你别再发什么闺怨的感慨嘛。”
“你这丫头,居然也学会调侃我了。”龙浪摇摇头,跟她一边说着话,一边往边上的凉亭走去。
到了凉亭,两人对面坐了下来,也不言语。半晌,还是龙浪先开了口:“叮当,你说,一个人的记忆力有多久?”
“怎么了?”叮当疑惑地看着他。
“明明我跟战淑一起长大,可是为什么,不过才三年的时间,我居然会把人给认错?”龙浪想起几天前的闹刷,有点迷惑了。
听得这话,叮当也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沉默半晌,道:“其实,我总觉得,记忆的深浅,还是要看记忆中的对象是谁。有些人,记住了就是一辈子。有些人,今天见了,也许明天就忘了。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也许,老大,你对战淑的感情并没有你所想的那么深。或者,你只是因为和她青梅竹马,潜意识中你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娶她,而她也应该是一直在等着你回去。但是,你回去以后,她并没有在原地等着你,这一切,超出了你的预期,所以你失望、失落。我总觉得吧,你认错天路,也只是在给自己找一个借口,找一个可以让你走出来的借口。”
“是这样吗?”听得这话,龙浪陷入了沉思。看着沉思中的龙浪,叮当悄悄起身,离开了凉亭。。。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7-10-25
离开凉亭,叮当有点茫然。刚才对龙浪说了那么多,她也不知道是对是错。毕竟,她也没有接触过这些,而刚才的话,不过是她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罢了。等回过神来,叮当才发现居然来到了仙门中最偏僻的所在,一个小小的院落,隐藏在一丛竹林中。叮当顺势走了进去,却见院内放了张躺椅,躺椅上正斜靠着个人,手中还拿着本书在看着。听到脚步声,放下手中的书,坐起身来:“叮当。真是稀客,我这里一向是人迹罕至,今天你怎么居然会走到这里来的。”
“刚遇到门主,随口说了几句,然后想想,感觉有点不劲。就这么边想边走,不知不觉就走到你这里来了。”叮当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道:“哎呀,洛洛,还是你这里清静。想当初,你挑这个地方来住,大家还觉得不可思议。现在看来,还是你最为聪明。看看,这里环境多好。”
洛洛含着笑,给她倒了杯菊花茶:“这地方啊,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独自来享受一下孤独。”“享受孤独,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叮当笑了,复又正色道,“洛洛,你帮我分析一下,我刚说的话对不对。”随后,就把适才对龙浪说的那番话讲了出来。
洛洛放下手中的书,缓缓给自己倒了杯水,静静地听着叮当描绘刚才的一切。轻轻端起杯,却又放下,笑道:“其实,我觉得吧,叮当,你说的很对。”说着,见叮当正看着她,似乎是在等着她的解释。洛洛却轻轻叹了口气:“感情这事,本来就是这样,谁也说不清楚。但是,即便如此,只要真的爱了,不管过去多久,都不会把这人给认错。认错了,也就只能说明这段感情其实已经被放下了,甚至,是在遗忘之中。”
“但是,我还是不太明白。如果已经放下了,那为什么前些时候老大会是那种模样?简直就差在脸上写着我失恋了这几个字了。”似乎是想起了龙浪刚回来时的情形,叮当一脸的嫌弃。
洛洛却笑了起来:“心里转不过弯来呗。再者说,当初他是趁兴而去,谁知却会败兴而归。这一刻的落差也太大了。换成谁,都不可能一下子接受这种改变,更何况,是老大那个一帆风顺已经成了习惯的人。所以,这么想,也就可以接受了。”说罢,眨眨眼,对叮当道:“嘘,这话可别告诉他去。”
“嗯,嗯,我保证,坚决不告诉他去。”叮当也笑着点头,“洛洛,原来,你也这么促狭。”
“哎呀,完了,戴了这么久的面具,怎么就被你看穿了。”洛洛忽然收起笑,“咳,咳,刚才那个不是我,叮当,你认错人了。”说完,又忍不住笑出声来。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描述
快速回复

您目前还是游客,请 登录注册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